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读父亲日记想起的......  

2008-02-13 23:14:19|  分类: 父亲钱克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2002年的旧作,收入本人主编的《名师严父  纪念钱克仁米寿》一书。

 

             1999年,父母亲接受苏州电视台的采访

 

     我在整理父亲的文稿、资料时,阅读了他82年以来的部分日记,感触很深,受益匪浅。我们从他留下的日记中也可以看出他喜爱读书,善于思考,从不心为形役;他修身齐家,心怡健身,清贫一生,虽蛰居陋室,却知足常乐;他继承家风,言传身教,关怀后辈。他是一个好教师、好家长、好学者。

     父亲在日记中,常提到他受传统思想的影响大,淡泊名利,保持淳朴、正直的读书人本色,还要像侯宝林那样当“顺民”,他的朋友中有与他社会地位相当的,更有比他低得多的。他经常去茶室或“俱乐部”聊天,与平民百姓做朋友。虽然父亲是大学教授,但当时我家住房简陋,没有卫生间。父亲经常要去公共浴室洗澡,因此,他与苏州各大澡堂的师傅们关系极好,无论何时去,不管铺位如何紧张,他从来就不需要等候,洗浴完毕后,师傅就会主动搀扶他,用一块又一块的热毛巾为他擦净身上的水迹,茶水送到他铺前,修脚师傅就开始为他扦脚。我经常陪他,也享受过那样的“礼遇”。有一次我询问过父亲:“为什么那些师傅们对您如此特别?”父亲很得意地说:“我与他们已是三十多年的好朋友了。”他喝着茶,抽着烟与我讲述了三十年来他与师傅们的交往。师傅们把父亲当成知己,什么事都愿意与他讲,父亲也常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最让师傅们感动的是父亲曾带慰问品去医院探望过一位病入膏肓的老师傅,还帮他介绍过很有名的医生。虽然那位老师傅不久病故,但父亲的行为在师傅们中间却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一致认为“钱老师是个了不起的大好人!”记得在70年代,有一次我和父亲洗完澡回家已是晚上8点了,在清点零钱时,父亲发觉澡堂售票的老张师傅多找了他一块多钱,他立刻叫我在8点半澡堂打烊前赶到澡堂,将多找的钱送还张师傅,还说不能让他赔钱。老张师傅手拿着钱,非常激动,要我感谢父亲,还想给我香烟抽,以表谢意。父亲与这些师傅们有着几代人的情谊。清泉澡堂的老朱师傅是父亲的好朋友,其儿子小朱对父亲照顾很周到。90年代末,小朱师傅的女儿结婚多年,没有子女,父亲知道后,安排我三姐志红为小两口治疗,一年后,小朱师傅带着水果兴冲冲来我家报喜,那时的父亲喜笑颜开。

父亲言传身教,对我们要求严格。他痛恨社会上的各种腐败现象,要我们向祖父(钱宝琮)学习,一定要堂堂正正做人做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一条,我很敬佩我的父母。80年,我开始在江苏省的一个外贸公司工作。由于自身的努力,84年我就当上了一个部门经理,手中掌握了一些权力。我牢记父母的教诲,从不谋取私利。一些工厂的头头想通过我多争取一些出口任务,就千方百计送我钱物。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我不接受他们的“小恩小惠”,他们也不可能获得“理想”的效果。有一工厂的厂长打听到我父母家的地址后,就派专人去苏州,送给父母两大旅行包的东西,谎称:“这是钱经理要我托带回家的。”父亲很警觉的问道:“永红有没有托带信件?”答:“没有。”父亲清楚了他的来意,说:“如果永红要带东西给我们,他一定会先给我们通知的。我们不会收下这两大包东西的。永红也不会收的。你还是带回去吧。”这位办事员还想把东西存在我家,却遭到了父母的严辞拒绝。父亲随后就写信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母亲还让瑞芳打电话(当时家里没有电话)到南京,要我去制止那个工厂的错误行为。我得到消息和信件后,很是感动,马上回信,感谢父母对我工作的支持,并再次保证我会做好人、办好事的。

     父亲是个好老师,也是个好家长,我是在他的关心、教育下成长的。在他的日记中也反映出他和母亲对我们子女无微不至的关怀。在我刚走上工作岗位后不久,他就写信鼓励、教育我。现摘有关内容如下:

 

你目前对于份内的工作已能独立地做了,并且已有一定的熟练程度了。这是好事,亦是几个月来工作实践中锻炼出来的。值得提醒你的是:你应当戒骄戒躁,仍旧抱着‘从零开始’的态度,谨慎地对待各色人等,一而再、再而三地复核各种情况、条例、数据、地点、名称等等,一切都应是100%的正确!

你曾留意过火车站的售票员,银行柜台的营业员吗?这类人员几十年做同一件事情,每一事情都有若干细目(都很简单,但错了哪一个就很麻烦)。他们工作的时候,都必须职业性地那样谨慎小心,一丝不苟地、按部就班地、一核再核地盖章、找钱、归档...。这样,做了一件,于是接受做第二件,还是重复那几道程序。有人说,从窗洞里望见火车站售票员的那种样子,问他什么话,他也不理睬你,最多是冷眼地望你一下,‘你急我不急’,‘死人额骨头,推也推不动的’。没有办法呀!售票员能弄错:到达地点,票价,张数,找钱,日期,车次...... 等等吗?

 

是的,一定不能搞错,否则,按现在的说法,就会“下岗”的。我92年在南美的智利工作时,当过现金会计,每天经手的美钞和智利比索成千上万,我就是按父亲教我的办法,没有出现过多钱或少钱的情况。

 

父母十分关心我的工作,我也喜欢与父母交流,听取他们的建议。我遇到困难时,经常会得到父亲给我开出的“灵丹妙药”。

 

看了你3日的信,我有一些的感觉。关系方面多而且相互之间都有些‘微妙’。怎样处理好各种关系,是要动动脑筋,前因、后果都要考虑慎密的。我认为这是为人处世的大学问。我不懂你们这一行业,提不出具体意见。困难总是要解决,分清主次,逐步一个个解决(不是逃避),总可以想出‘合法,合理、合情’的办法来的。公私分清,个人利益放在适当的位置,我想今后做事总可少困难些。毛主席提过的‘有理、有利、有节’与别人办交涉,这条原理是有用处的。

 

慎重考虑:

现状,不久的将来,最后的变化;别人与自己的关系,为什么;别人的打算,自己怎样打算,对付;新环境与旧环境的各个方面优劣的比较;要求有发展和保持暂时不够发展的现状;风险与守成,......

当然,不希望有两头不着实的结果。

关系到自己、自己的家庭(小家庭)的前途。总之,头脑要始终保持清醒的状态。

希望与妈妈和我多多联系,交换意见。

                                        父亲给我书信手迹

 

我为有这样的父亲、母亲而自豪,是他们把我引上了人生的旅途,又是他们不时为我调整方向,让我始终沿着正确的轨道向前。如今,父亲已进入“天堂”,我们会好好照顾母亲,并把父辈留给我们的终身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继承发扬。

 

                                                                                                  2002222 钱永红

                                                                                                                      写于南京寓所

 

 

 

                                父亲给我的题词墨迹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