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博友列表加载中...
 
 
 
 
 
 
 

[置顶] 程开甲论科学与信仰

2014-1-15 15:17:35 阅读475 评论1 152014/01 Jan15

虽然还没有机会拜见程开甲老先生,但我对他年轻时代勤奋好学的钻研精神非常钦佩,对他科学与信仰的论断非常认同。

最近几年,我去嘉兴,一定会去看望家父钱克仁任教秀州中学时的学生褚元强老师,褚老师一定会带我去秀州中学,实地查阅陈省身、李政道、谭其骧、程开甲等著名校友资料。因此,我对程开甲校友在秀中求学的经历略有了解。他1918 年出生于江苏吴江,1931 年考入嘉兴秀州中学,以刻苦读书而出名,同学们称他为“程BOOK”,他认为, “求学问和学做人,中学是关键时期,我有幸在一个比较完美的环境中成长”。他深信,科学上的成功靠的是99%的汗水和1%的灵感。

褚元强告诉我,程开甲读书时数学是冒尖的,圆周率能背到60多位,乘方表和立方表脱口而出。他的恩师姚广钧见他博闻强识,非常赞赏,不时为他“开小灶”,指导他预读大学课程。他的英文也很流利,阅读了许多原版书,曾获浙江省教会中学英文演讲比赛第一名。1937 年,他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考入浙江大学物理系,师从张绍忠、王淦昌和束星北等名师,1941 年毕业。在英国著名科学家李约瑟博士的帮助下,他于1946 年获得英国文化委员会提供的留学奖学金,赴爱丁堡大学,师从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M·波恩教授,1948 年获英国哲学(物理学)博士。

(褚元强(左一)等秀州中学老师2009年去北京拜访程开甲先生)

1946 年在第18 期《秀州钟》(秀州中学校刊)纪念复刊中,时任秀州中学校长顾惠人撰文提出了《秀州精神》,众多师生纷纷撰写纪念征文庆祝复校,家父钱克仁撰写了《甲戌级友近况》。正在英国读博的程开

作者  | 2014-1-15 15:17:35 | 阅读(475) |评论(1) | 阅读全文>>

[置顶] 钱永红 :深切缅怀吴文俊先生

2017-7-17 20:43:36 阅读202 评论2 172017/07 July17

【编者按】 本文刊载于中国数学会数学史分会编辑出版的《数学史通讯》第33期 P24-28(2017年6月)

深切缅怀吴文俊先生

钱永红

惊悉吴文俊先生病逝的噩耗,甚为悲痛。写一篇怀念他的短文,以寄托哀思。

吴老在现代数学研究领域早已世界闻名。1974年起,他又开始钻研中国数学史,把传统数学的思想概括为机械化思想,认为它是贯穿中国古代数学的精髓。他的研究,再次证明中国古代数学有着辉煌历史;他的探索,揭示了世界数学的美好未来。在一篇发表于《数学学报》(1975年)的题为《中国古代数学对世界文化的伟大贡献》数学史论文中,吴老指出:

近代数学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主要是靠中国(式)的数学而非希腊(式)的数学,决定数学历史发展进程的主要是靠中国(式)的数学而非希腊(式)的数学。

14年前,我开始与吴老直接交往。为编撰祖父钱宝琮先生的文集和纪念文集,作为《李俨钱宝琮科学史全集》的补遗,我很冒昧地给吴老发去了一封Email,汇报编书计划,恳请他的帮助与支持。没过多久,吴老就传真发来了亲笔序言 ——《中国传统数学学习回忆— 纪念钱宝琮前辈诞生111周年》。文曰:

中国传统数学或古代数学的辉煌成就,现在已不仅为越来越多的国人所认识与肯定,也已为越来越多的国际人士所认识与肯定。但在百年以前,甚至在三、四十年以前,情况决非如此。当年流行在广大中国知识分子特别是在广大中国数学家中的一般看法是:现代的数学,主要是由古希腊数学的传统演变发展而来。特别是:公元前300年古希腊欧几里得所著的《几何原本》,乃是现代数学的典范。

作者  | 2017-7-17 20:43:36 | 阅读(202) |评论(2) | 阅读全文>>

[置顶] 沉痛追悼吴文俊先生(原创照片一组)

2017-5-8 12:52:26 阅读454 评论1 82017/05 May8

惊悉吴文俊先生病逝的噩耗,甚为悲痛。准备为《数学史通讯》撰写一篇悼念文章,讲述吴老与我家三代人的故事。现将我和表哥洪一新拍摄的吴老的照片上网,以寄托我们的哀思。

我与吴老于2003年开始直接交往。当得知我要编撰《一代学人钱宝琮》一书,他非常支持,专门写来了《中国传统数学学习回忆——纪念钱宝琮前辈诞生111周年》,文曰:“我从李、钱二老的著作,特别是钱老的《中国数学史》一书入手,知道了中国数学的概貌,由此开始对中国古代经典的钻研……”

2004年12月12日,我去天津参加陈省身老伯的追悼会,意外见到了吴老。他问我的第一句话是“钱宝琮先生的文集何时能出版?”

吴老在陈省身先生的追思会上称赞陈老对高端数学的研究是“活到老,研究到老!”还说,那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2005年1月,吴老又来信说:“无论如何,我关于数学史的工作,是从学习令祖父钱宝琮先生《中国数学史》一书开始的,他应是我的启蒙老师,他书中的许多观点,我还不时回忆追摩。”

2007年,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50周年所庆,吴老到会祝贺。表哥洪一新正好在北京,全程记录了所庆的盛况。

2008年底,拙著终于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2009年1月,我与表哥来到中关村,送上吴老一直关怀的《一代学人钱宝琮》。

吴老问:“书中有什么新东西?”

吴老带我们进入他的书房,介绍他收集、整理的数学史书籍。

(三人的合影照是表哥使用了携带的三脚架)

2009年5月,中科院隆重举行了吴文俊90寿辰国际学术会议。我这个“不速之客”同样受到了会务组的接待,又一次与吴老零距离交流。

作者  | 2017-5-8 12:52:26 | 阅读(454) |评论(1) | 阅读全文>>

3月23日中午,三姑母的寿宴圆满结束。钱家子女华家池祝寿团再次更名为钱家子女嘉兴寻根团,三辆商务车上路,前往嘉兴!

行车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来到了嘉兴槐树头。

我家世居嘉兴城南槐树头(笃庆堂),宅前屹立中国槐,荫裕茂盛,历经百廿年沧桑,默默为历史作见证。

这次嘉兴寻根团寻根,还是由86岁高龄的八姑母钱灿率领的。姑母出生在槐树头,对儿时那里的一草一木记忆犹新:

“原来我家的房子是一个弄堂进入,因沿街房子是贰阿妈住房;右边就是寿婆婆(即王琬青)房子,他们房子是后经佘坤珊翻为洋房,我们这排房子后面又是一条河,厨房门出去就是台阶下到河边,洗菜、洗衣服、洗马桶……寿婆婆家有小船如下图,就停靠在他们后门口河边……这船可从家一直划到湖中烟雨楼……”

1935年左右,家父钱克仁(后排中)与二姑婆超华(王琬青之女)(左一)、三姑婆且华(左二)及大姑母(钱炜)、三姑母(钱熙)、四姑母(钱煦)等游玩嘉兴南 湖。

1937年8月14日发生的中日空战子弹壳散落在我家笃庆堂的屋顶,迫使祖父钱宝琮决定率领全家老小10人跟随浙江大学西迁逃难。是年11月,嘉兴沦陷,笃庆堂被毁,祖父二十多年精心收藏的250多种古代算学书籍以及珍贵的书稿、信函连同家产尽毁一旦。抗战胜利后,他带领家人重返槐树头,却不见昔日的楼台庭院。望着一片断墙残壁,怆恻之情,难于释怀:

丁丑倭寇深,四海蒙国难。 兵氛满家乡,流亡空里闬。

吾庐乃焚如,烈焰何人煽。 最怜环堵书,弃置任凌乱。

网罗垂廿年,缥缃毁一旦。 善初鲜有终,多聚不如散。

作者  | 2017-4-19 15:27:39 | 阅读(179) |评论(1) | 阅读全文>>

钱永红:李约瑟相机里的湄潭浙大

2017-4-17 15:42:05 阅读354 评论0 172017/04 Apr17

 【编者按】远在贵州遵义的微信友“黑马”一直在自发收集研究七十多年前浙江大学西迁贵州时的史料。听说我有英国学者李约瑟博士访问西迁浙大时的老照片,他鼓励我写一段文字介绍那些照片的由来。拙文写好后,他替我交给了《遵义晚报》。记者有了兴趣,立刻电话采访了我。3月21日,晚报刊出了《英国有人传珍影——73年前,李约瑟湄潭“拍”浙大》。现将拙文公开,以感谢遵义的“黑马”和晚报记者。

英国著名科学史家李约瑟博士(Joseph Needham)在其钜著《中国科学技术史》序言中告诉读者,他考察疏散到贵州湄潭的浙江大学,结识了校长竺可桢和王琎、钱宝琮等学者教授。40多年之后的1992年8月,在浙江大学邵科馆举行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的国际学术研究会上,时任英国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何丙郁所长宣读李约瑟的贺词,特别提到浙大三位已故学者竺可桢、王琎和钱宝琮。何所长还在浙江省领导的招待宴会上称:“李约瑟研究中国科技史,最初曾受到浙江大学竺可桢、王琎、钱宝琮等学者的启发而着手进行的。”十多年前,我已搜集到不少李约瑟及其夫人李大斐(Dorothy Needham)1944年10月走访西迁浙大,进行学术交流及科学史研究的珍贵文献资料,唯独没有发现那次访问的历史照片,颇为遗憾。

2008年12月,意外地收到了英国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捷克籍在读博士胡吉瑞(Jiri Hudecek)的电子邮件,询问祖父钱宝琮与吴文俊数学史研究方面的疑问。我立刻回信,并请他在研究所查阅是否存有李约瑟当年湄潭考察时与祖父及其他浙大教授的历史照片。胡吉瑞复信曰:“李约瑟在中国的时候,曾经去过湄潭(李日记有记载:1944年10月24日与钱宝琮见面,并在文庙听了钱宝琮的长篇报告

作者  | 2017-4-17 15:42:05 | 阅读(35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遵义晚报》采访“怀旧频道”

2017-4-17 11:15:59 阅读115 评论1 172017/04 Apr17

英国友人传珍影—— 73年前,李约瑟湄潭“拍”浙大

2017年03月21日 10:00

湄潭浙江大学校舍小院

李大斐与中国科学家在湄潭一起共餐

竺可桢(后排右一)、王琎(前排左二)、钱宝琮(前排左三)出席中国科学社学术会议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浙江大学被迫迁往内地,700多名师生在竺可桢校长的率领下,开始了颠沛流离的西迁之路。浙大师生先后辗转浙江、江西和广西等地,1940年初最终来到了小城遵义。

  本期,“老照片·遵义事”又有“大货”与读者见面。中国著名数学家钱宝琮之孙、浙江大学校史研究会特聘研究员钱永红,发给遵义历史专家李连昌先生一组照片,它们由英国著名科学史家李约瑟博士所摄,是70多年前西迁中的浙大在湄潭进行学术交流时的珍贵照片。这组照片,记录了浙大人可贵的求是精神和浓厚的学术氛围,并填补了西迁浙大时期中外学术交流资料影像的空白。

  遗憾:一直未见祖父湄潭“身影”

  昨日,通过李连昌先生,遵义晚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钱永红先生。在电话中,钱先生非常客气和热情地向记者讲述了这17张照片的由来。这组照片记录了包括竺可桢、王琎、钱宝琮、丁绪宝、吴耕民、王淦昌、王葆仁、贝时璋等教授出席中国科学社学术会议,以及李大斐(李约瑟妻子)与科学家们一起共餐的场景,每张照片的所在地都是湄潭,时间为1944年10月24日—27日。

  “父亲钱克仁和爷爷一样,有着极高的数学天赋,1940年7月,父亲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学系,想留在遵义做事,可以照顾家庭,但是不愿当浙大数学系的助教。经浙大教授费巩介绍,去了私立学校豫章中学教书并任教务主任。

作者  | 2017-4-17 11:15:59 | 阅读(115) |评论(1) | 阅读全文>>

浙江之行的快乐(美篇之二 华家池祝寿)

2017-4-11 11:56:50 阅读350 评论5 112017/04 Apr11

3月22日下午,钱家子女浙大参观团结束了浙大紫金港校区参观,变更为钱家子女华家池祝寿团,前往地处良渚的万科随园护理院,迎接我们钱家95高龄的老寿星——三姑母钱熙返回华家池,与大家在神龙宾馆欢聚。

寿星在门口等待着祝寿团的到来 ……

八姑母钱灿见到其三姐非常高兴。

三姑母非常期待着钱家子女们。一个月前就给我打电话,问:“娃娃,你能来杭州吗?如果来,不要忘记将你爸爸清唱的英文歌录音带上。我想再听听。浙大西迁途中,我们家暂住长沙,你爸爸去参加刘良模领导的青年会抗战救亡活动。我们几个妹妹的抗战歌曲都是你爸爸教的,什么《二月里来》、《在太行山上》……”

我用手机放给姑母听爸爸唱的英文歌曲录音:Good Night ,Ladies ; My Bonnie……

表哥一新又安排大家站好,拍下集体照。

祝寿团车队接上寿星,迎着风雨,一路欢笑地回到了华家池的神龙宾馆。

大姐、姐夫一见到三姑母,就让我给他们与二位姑母拍合影。

三姑父、三姑妈的恩师陈鸿逵之女陈健宽也来参加聚餐。三位老人回忆起浙大西迁湄潭时的艰苦岁月。

晚辈们向三位长辈敬酒。

席间,大家频频举杯,祝贺三姑母寿比南山。在大家的掌声中,寿星以惊人的记忆背诵了杜甫的诗作《赠卫八处士》。

八姑母用英文演唱了You Raise Me Up(一切因你),气势磅礴,坚定有力:

You raise me up,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

作者  | 2017-4-11 11:56:50 | 阅读(350) |评论(5) | 阅读全文>>

手机随我苏州过大年(图说家乡美)之三

2017-2-25 21:18:23 阅读187 评论0 252017/02 Feb25

第六篇   夜色觅渡桥

苏州古城的东南角,葑门外的觅渡桥始建于元代,很有名气,它是一座单孔石拱桥,跨越了京杭大运河。小时候,我们常经过此桥,然后坐公交或长途车去尹山湖、吴江,甚至于浙江的嘉兴或杭州。

初五傍晚,我们来到觅渡桥附近的苏州新天地参加中学部分同学聚会。结束后,便来到运河边,在弯弯的月光下,走上古桥,欣赏着四处五颜六色的灯火,非常惬意。

第七篇   双塔茶话会

苏州现存一对全国独一无二的双塔,叫罗汉院双塔,始建于北宋朝代。双塔及其罗汉院正殿遗址现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上图为苏州籍画家颜文樑的油画作品,下图为我手机现拍的,塔前的石柱、石础、石雕及门槛堪称宋代建筑艺术之精品。

苏州钱氏联谊会及钱鏐研究会新春茶话会安排在双塔茶室,让我有机会旧地重游。因为脚伤,已有近三年没有参加钱氏联谊会的活动了。这次遇见了许多宗亲,越发感觉亲切,与会长、付会长有说不完的话题。与老会长的交流集中在苏州的古塔。儿时就知道苏州百年前是一个典型的消费城市,有“厂门没有庙门大,烟囱不如宝塔多”的说法。老会长说,苏州的古塔真的不少,双塔就是五座千年古塔中的两座,而且还是保存最为完好的。

第八篇  小苏州园林

苏州园林众多,小巧玲珑。这些年,又新建的不少别墅式园林小区。我们在南京读书时有位叫“小苏州”的同学在世界各地闯荡二十年后,回家乡购置了一套苏式园林别墅房。“小苏州”同学从微信中得知我们也回家过年,便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

作者  | 2017-2-25 21:18:23 | 阅读(18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手机随我苏州过大年(图说家乡美)之二

2017-2-22 21:08:42 阅读149 评论0 222017/02 Feb22

第三篇    书院可园

可园虽现存面积很小,但园址却历史久远。早在五代末年,此处为吴越国广陵王钱元璙近戚中吴军节度使孙承佑别墅一隅。北宋时系沧浪亭的一部分,南宋时韩世忠居沧浪亭时,辟其址为宅院,增修扩建,成为“韩园”宅邸。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巡抚沈德潜在此重筑园林,名为“近山林”,又名“乐园”。乐园建成后,其东面为正谊书院,西面是沈氏宗祠和宅院,三部分实为一体。道光七年(1827年),布政使、江苏巡抚梁章钜重加修葺,划归正谊书院,成为书院园林,易名为“可园”。当时占地20余亩,有挹清堂、坐春舻、濯缨处等景点。

泾县朱珔来主正谊书院讲席,他在《可园记》写道:“园之堂,深广可容,堂前池水,清法可绝故颜,堂曰艳清。池亩许,蓄倏鱼可观,兼可种荷,缘崖磊石可憩.左平台临池可钓,右亭作舟形曰坐春舫,可风,可观月,四周廊庞可步,出廊数武屋三楹,冬日可延客,曰灌缨处,旧园外隔溪即沧浪亭,故援孺子之歌,可以灌缨也。”

可园正式对游人开放还不到两年时间,以前为苏州医学院的校园。祖父钱宝琮曾是可园的常客,对那里的一草一木非常熟悉。他与苏州工专的老同事卢文炳(彬士)曾有可园的和诗,我于2009年春天前往可园实地探访,感受那里的鸟啼花香。

1949年,卢先生出示诗稿《可园早春闻鸟啼有感》,祖父步原韵和诗一首:

次韵卢彬翁《可园早春闻鸟啼有感》

谷口乱飞羽翮轻,谁何伐木一声声?

木折巢倾须早计,争林终日喧啼莺。

旧山人厄遽如许,枝头饶舌同类惊。

作者  | 2017-2-22 21:08:42 | 阅读(14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手机随我苏州过大年(图说家乡美)

2017-2-21 20:38:44 阅读181 评论2 212017/02 Feb21

春节前,女儿要我淘汰三星旧款手机,送来一款国产Vivo X9,说:你常拍照,试试这款吧,非常好用,你一定会喜欢的。

这个春节,我们回苏州老家,没有带单反或卡片机,就用这个Vivo X9(还不知道其中文名),到处拍照,有时还用上了声控自拍功能。拍照一千多张,感觉真不错(不是在为该手机做广告啊)。

春节返宁后忙于撰写约稿的论文,整理史料,一直拖到今天。我将在苏州拍的照片,合并同类项,自作了“美篇”,将分几篇次发布,有回家、看望百岁老母、可园、沧浪亭、颜文樑纪念馆、觅渡桥夜景、小苏州园林、双塔茶话会、观前街新貌、甪直古镇、斜塘“老街”……

第一篇  “老苏侨”回家

我于1978年春节过后,就离开苏州到南京,再也没有回苏常久居住。近40年了,家乡旧貌换新颜,我成了“老苏侨”。原来居住的十全街老屋早因“旧城改造”,不复存在。十二年前,我在苏州郊外的胥口买了一套单元房,成为“新苏州人”。

胥口是现在苏州吴中区的一个镇,是苏州古城通往太湖的水路通道——胥江的终点,据说与2000多年的名将伍子胥有着密切的关系。

如今胥口的胥江段成为了各家房地产商的热土,附近也伴随了一些新造景观。

我们的寓所在镇的西首,外孙女非常喜欢。

第二篇   百岁老母亲

慈母今年虚百岁了!去年年底,她在护理院患上感冒,让她卧床不起。但她依然很坚强地与病魔抗争。一个多月时间,我们儿女们每天去护理院陪伴母亲,与医生、护士和护工一起给她加油。

与往年一样,我在年前定制了母亲2017年的照片台历,将老母2016年的照片收入其中。

作者  | 2017-2-21 20:38:44 | 阅读(181) |评论(2) | 阅读全文>>

图文小结2016 第一篇:中学校庆

2017-1-12 21:17:16 阅读190 评论2 122017/01 Jan12

2016年过去了。按照惯例,我都会在每年的年末对自己小结一番。去年未能做到,是因为我于12月23日去北京参加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60周年所庆,也因年近百岁的老母亲圣诞期间突然病重,北京会议之后,又赶去苏州陪伴,一直拖至今日才开始补记。

2016年可圈可点之事颇多。最值得高兴的是太太与我的身体状况大有好转, 8月,我去医院取出左腿髌骨上固定的钢爪。后于10月间,我们俩加入好友群体,一行八人“信马由缰”前往皖南及赣西北自驾游。5月,我去上海参加第五届上海数学史年会,并去嘉定拜见了中国李约瑟研究的专家。12月,去北京参加科学史所所庆,并拜访了老前辈和老前辈在后代。学术研究也有进步,多篇文章刊载于《数学文化》、《中国数学会通讯》、《数学史通讯》、《高等数学研究》及《古今谈》等刊物,还为《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一书撰写序言,编辑完成了《求是忆念录——浙江大学百廿校庆老校友文选》。

现分篇小结我的2016年重要事件。今天先登第一篇:中学校庆。

“文革”期间,我在苏州市第十中学读书。母校民国时期叫“振华女中”,是明代大学士王鏊的后人、著名教育家王谢长达女士于1906年创办的。1917年其女王季玉接手校务之后,学校声誉日著。章太炎、蔡元培、李根源、竺可桢、贝时璋等曾是校董。在母校110岁华诞之际,作为校友,我与太太及我家哥哥姐姐们兴高采烈一同回校看看。

“振华女学校”为蔡元培题写,“江苏省苏州第十中学”为李政道题写。

左图为振华女中的老大门,右图为王季玉校长的塑像

左图为我和志平哥给母校的寄语。我的寄语:我为

作者  | 2017-1-12 21:17:16 | 阅读(190) |评论(2) | 阅读全文>>

洪一新:用心记录历史

2016-12-15 21:41:58 阅读995 评论0 152016/12 Dec15

几天前,表哥洪一新打来电话称,他已收到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的公函,邀请他参加本月底在北京举行的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六十周年纪念活动,让他用摄像机记录科学史所庆典场面。

表哥洪一新现在是浙江大学新闻办的退休老师,有着三十多年的影像从业经历,早在1985年,其新闻作品曾荣获央视的嘉奖。他用心钻研摄影摄像业务,以新闻鼻的敏锐捕捉新闻趣事,定格历史瞬间,留存精彩画面。

1991年,杭州电视台记者(左三)在浙江大学专访校长路甬祥(左一)和华裔物理学家李政道(左二),摄像由洪一新担任。

2002年,世界著名物理学家霍金访问浙江大学,受到师生们的热烈欢迎,洪一新浙大的同行杨捷的摄影作品获了奖。画面同时表现了一新哥工作的执着与激情。

2007年8月,洪一新出差北京,公余瞬间,他探访了其外公钱宝琮先生50年前工作过的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九爷府。

当时,所里没有人认识这位不速来客。他的自报家门,引起了研究所领导的高度重视,他被告知两天后,科学史所要在北京华侨饭店举行50周年所庆活动,希望他能参加。这让他很意外,也非常兴奋。他及时调整好在京的工作,借来一架摄像机,如期来到庆典会场。他一手托着摄像机,一手拿着傻瓜相机(双“枪”并用)开始记录下50庆典的盛况。

2009年1月,拙著《一代学人钱宝琮》出版了,我请表哥一起去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送书,表哥熟门熟路,与所里的研究员们非常热络。

我们又去中关村拜见了106高龄的贝时璋老先生。老人家为我辩认李约瑟拍摄的史料照片里的浙大教授,有王淦昌、王葆仁、丁绪宝等。一新哥在一旁摄像拍照。

作者  | 2016-12-15 21:41:58 | 阅读(995) |评论(0) | 阅读全文>>

钱永红:我和浙大人的故事

2016-11-3 16:23:15 阅读927 评论1 32016/11 Nov3

【编者按】 江苏省浙江大学校友会王定吾会长准备出一本《我和浙大的故事》集子,奉献给浙大120周年校庆。他来电约稿。想了一下,就写写近十年“我和浙大人的故事”吧。

我没有在浙江大学读过书,也没有在浙大教过课,但与浙大却是情深意笃。

自祖父钱宝琮先生1928年创建浙江大学文理学院数学系,出任首任系主任以来,家族四代人中,先后已有24人就读于浙大,任教于浙大,服务于浙大。祖父任教浙大的28年,正是祖父数学教学与科学史研究最艰苦,同时也是最辉煌的时期。其中的9年,他率领全家老小十人颠沛流离,跟随校长竺可桢西迁流亡,留下了不少动人有趣的故事和涵蕴甚丰的诗篇。我十分珍视家族与浙大深厚的历史渊源,自发投身于百年浙大辉煌人文历史的整理与研究。2008年,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拙著《一代学人钱宝琮》,2009年12月30日,浙江大学给我颁发了浙江大学校史研究会特聘研究员的聘书。

(2009年12月,笔者在浙大接受校史特聘研究员聘书)

接受浙大颁发的聘书,心情无比激动,深感任重道远。如何开始校史研究,我觉得首先需要深入挖掘百余年的校史资源,尽可能多的掌握原始资料。在搜集整理祖父钱宝琮史料时,我已接触到了许多浙大校史和知名人物的文献资料。这些年,我潜心钩沉,自费跑过全国各大图书馆,拜访了许多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浙大老教授,也结识了一批上世纪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的浙大老校友,如贝时璋、严文兴、施平、冯斐、周茂清、方淑姝、白正国、张直中、张哲民、杨士林、许良英、施雅风、李晨、杨竹亭、王启东、金福临、朱普强、戚叔纬、谷超豪、王元、董光昌、郭竹瑞、高亮之、缪

作者  | 2016-11-3 16:23:15 | 阅读(927) |评论(1) | 阅读全文>>

博客点击数:60万

2016-10-21 9:05:02 阅读75 评论0 212016/10 Oct21

今晨打开电脑,惊讶发现本博客点击数已逾60万。

感谢众多的海内外朋友对我的关爱与提携!

我会不忘初心,继续努力,将博客进行下去!

作者  | 2016-10-21 9:05:02 | 阅读(7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杨士林伯伯,您一路走好!

2016-10-20 17:22:20 阅读205 评论0 202016/10 Oct20

惊悉原浙江大学校长,我国著名有机化学家、高分子化学家和化学教育家杨士林先生于2016年10月14日在杭州逝世,享年98岁。

杨伯伯1919年生于江苏省吴县的甪直,1937年8月,在南京参加中大、武大和浙大三所大学的联合考试,被浙大化学系录取。从大一开始,他就跟随学校西迁,辗转流亡三年,直到贵州遵义及湄潭。1941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46年,他又随校复员杭州。1978年起兼任浙大副校长,1982-1984年出任浙大校长。退休以后,他依旧为浙大的教学与发展尽责尽心。

我们家与杨伯伯家关系密切。葛起新(后来成为三姑父)和杨老伯同年,同时考入浙大,虽不同专业(杨学理科,葛习农科),但朝夕相处,同甘共苦。1941年,他们俩同时毕业,同在湄潭的浙大理学院和农学院当助教。节假日,他们会与其他系科的助教前往我家,与他们的老师,祖父钱宝琮教授切磋棋艺,作叶子戏(玩牌)。三姑妈钱熙曾回忆:西迁的日子,我们家人口多,经济拮据,经常会寅吃卯粮,但大爹(嘉兴称祖父为大爹)的学生,当时的助教都乐于借钱给我家。师生间的真情非常感人!朱帼英阿姨是家父钱克仁1944年在四川江津的白沙大学先修班任教时的学生。在家父的鼓励下,朱阿姨考上了浙大,到永兴上一年级时,又与三姑妈同住一个宿舍。大二起,朱阿姨成为杨伯伯的学生。真是无巧不成书,杨伯伯与朱阿姨,三姑妈与葛起新同于1949年结为夫妻。60多年来,他们两家一个住求是村,一个住华家池,却常来常往。

我与杨伯伯、杨伯母也有交流。2008年年底,浙大举行祝贺杨伯伯90寿辰的活动。我与表哥洪一新赶到灵峰山庄,向杨伯伯表示祝贺,并送上了拙著《一代学人钱宝琮》。

作者  | 2016-10-20 17:22:20 | 阅读(20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留言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江苏省 南京市

 发消息  写留言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近期心愿愿我的博客受欢迎,愿博友们天天开心!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摄影组图

 
 
数据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