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李约瑟两访西迁浙大  

2017-02-25 12:56:49|  分类: 浙江大学校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约瑟两访西迁浙大

                 钱永红   吕洪年(浙大校史特聘研究员)

 

李约瑟(1900 – 1995),英国人,世界著名生物化学家和科学史学家,英国皇家学会会员(FRS)、英国学术院院士(FBA)。他的英文名为约瑟夫·尼达姆(Joseph Needham,因尊崇中国古代哲学家老子(李耳),热衷中英文化交流,因此以为姓,起了中国名字“李约瑟”。 1943年,李约瑟博士受英国文化委员会的派遣,来到中国,援助受日本侵略军封锁的中国科学家,初任英国驻华使馆科学参赞,后负责 “中英科学合作馆”[1]1944年,李约瑟两度访问西迁到贵州的浙江大学,与竺可桢校长和浙大众多学者教授结下了不解之缘,为浙大百廿校史长卷谱写了一曲曲中英科学文化交流的精彩乐章。

 

李约瑟两访西迁浙大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1943年援华时期的李约瑟(采自李约瑟、李大斐 《科学前哨》)

 

                         英国文化科学使团

 

1942年秋天,英国政府在二次大战的重要时刻,决定派遣科学家与学者赴中国考察访问,作人道主义方面的援助。初通中文并对东方文明怀有浓厚兴趣的剑桥大学的李约瑟与牛津大学的陶育礼(E. R. Dodds)组成了“英国文化科学使团”,代表英国学术院和皇家学会前往中国。

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从报刊得知陶、李即将来华,非常高兴,在1121日的日记中写道:

 

阅报知英国牛津大学陶育礼教授为牛津钦定希腊文教授,系爱尔兰人,目的在调查中国之教育,年49。剑桥大学生物化学副教授,李约瑟,年42,为唯一英国科学家能以中文讨论中国哲学,来华拟教科学史。两人系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所送,成为所谓英国文化科学赴中国使团(British Cultural and Scientific Mission to China)。

 

194316日,中英文化协会为陶育礼、李约瑟赴华做学术讲演致函国立浙江大学,并函寄了他们的详细履历。不久,陶育礼抵达遵义。他到浙大考察,适逢竺可桢校长出差重庆,文学院院长梅光迪教授代表校方陪同参观。陶育礼观察到,在简陋的图书馆坐满了全神贯注阅读做笔记的师生。他随机抽查了几张学生借书卡,惊奇地发现卡片上密密麻麻填满了借书记录。他以英国古典文学及诗歌为话题与浙大教授进行座谈,教授们讨论热烈,有的引用经典古诗中的名句,有的把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的诗篇与英国诗篇对照,以说明英国文人中怀有悲观处世哲学。更令陶育礼惊讶的是参与座谈的既有专门从事欧美文学与诗歌研究的梅光迪、佘坤珊等外文系教授,又有工学院机械系主任钱钟韩、电机系教授杨耀德,以及文学院中文系主任郭斌和等。

陶育礼于19436月结束了其访华使命。他提醒后来者李约瑟:“有一所学校你千万不要漏掉,那就是浙江大学。”[2]

李约瑟于19432月来到中国,在前往陪都重庆的途中,于24日抵达昆明,开始考察战时撤至昆明及附近的国立西南联大、中央研究院和北平研究院等高校及科研机构,结识了梅贻琦、吴有训、李继侗、杨石先、张景钺、熊庆来、吴学周、汤佩松、崔之兰、费孝通、雷海宗、闻一多、王守竞、李书华、严济慈、钱临照、华罗庚等知名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31日,梅贻琦主持国立西南联大国民月会,特邀李约瑟作题为《科学在盟国战争中的地位》演讲[3]。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的序言中记述了他在昆明的收获:“…… 在科学家当中,钱临照博士对《墨经》(公元前四世纪)中的物理学原理所作的阐释使我惊叹不已。华罗庚教授曾帮助我了解中国的数学,而经利彬则帮助我了解药物学方面的资料。”[4]

国立西南联大及国立各大研究机构像英国的剑桥或牛津等古老学校一样[5],散落于昆明城市各处,没有围墙,让李约瑟感觉自己仍然置身于剑桥。而那些在战时艰苦环境下依然坚持科研与教学的中国学者,却令他难以忘怀。李约瑟常对他的战时首任秘书黄兴宗说:就科学成就而言,昆明这个地方常常使他回想到剑桥。[6]

在昆明逗留数周之后,李约瑟便匆匆赶往他援华的工作基地——重庆。330日,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朱家骅在重庆嘉陵宾馆宴请李约瑟,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应邀作陪。这是竺与李的首度会面。之后,竺可桢在重庆,听过李约瑟在中央党部的《轴心国对国际科学的侵袭》(Axis Attack on International Science)演讲,他俩在重庆多次见面,时常聊天,并有了李约瑟率中英科学合作馆赴遵义和湄潭考察浙江大学的约定。

 

                     李约瑟两访浙江大学

 

194446日,国民政府教育部致函竺可桢校长,告李约瑟将于4月中旬作东南之行,途经各地,拟参观浙大,希届时妥为招待指导协助[7]

194448日,李约瑟率黄兴宗、曹天钦等中英科学合作馆成员乘坐中英科学合作馆的一辆旧式救护车从重庆启程,经过贵州桐梓的七十二湾,于10日上午安全抵达遵义,受到竺校长及师生们的热烈欢迎。李约瑟一行对浙大师生在偏僻的山区和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保持浓厚学术研究氛围,取得高水平研究成果,十分感叹。

关于这次李约瑟浙大的考察,竺可桢在当天日记中留下了以下记录:

 

十点半李约瑟偕其秘书黄兴宗来。黄,厦门大学毕业,闽人。李约瑟年四十二,为剑桥大学之生物化学副教授(Reader) ,能说俄、波、法、德诸国语言,对中文亦能写能读。对于中国对于科学的贡献尤感兴趣??[]中国乃由英国外交部英国文化科学使团代表组织中英科学合作馆。其夫人亦为生物学家已到中国。氏定明日即在贵阳,转闽、浙,回途将在遵、湄停一星期云云。在社会服务处中膳。三点请李约瑟讲《和平和战争中的国际科学合作》。谈一小时余,至四点半散会。由劲夫陪同参观工学院实验室。六点半教职员俱乐部晚膳,到迪生、劲夫、荩谋、洽周、振公、直侯、尊生、坤珊、俶南、羽仪、仲韩、耀德、馥初、乔年及曹君(梁厦之公子)。膳后请李约瑟谈话,述其来中国之经过。余询其是否能带入若干维他命D 之精,即新发明之Calciferol ,此物贵州需要尤急。以冬秋各月太阳光极缺乏,湄潭过去三个月只有七天是终日没有片云的。渠允转达,至十点散会。[8]

 

浙江大学定于194410月下旬在湄潭召开中国科学社卅周年纪念会及中国物理学会贵州区分会年会。考虑到已是科学社名誉社员的李约瑟将专程前来与会,年会筹备委员会于1016日商定了会议日程,并安排李约瑟夫妇及中英科学合作馆其他成员的演讲。

10 22 ,李约瑟率夫人李大斐(Dorothy Needham)、以及毕铿(Picken) 讲师、曹天钦等一行抵达遵义, 再度访问浙江大学。竺可桢专程从湄潭前去迎接当晚在社会服务处会晤了李约瑟夫妇。次日,由竺陪同乘车赴湄潭。由于道路泥泞,加之汽车故障,他们花了将近6个小时才始达目的地。

当天下午,李约瑟一行在竺可桢、胡刚复、郑晓沧的陪同下,参观化学系,与王葆仁、张其楷交流。竺可桢在湄潭卫生院设晚宴招待李约瑟夫妇、毕铿和曹天钦,贝时璋、舒鸿、郑晓沧、胡刚复、陈鸿逵、杜宗光等作陪。

10 24 日上午,李约瑟在湄潭学生膳厅向 400位师生作《科学与民主》演讲。演讲首先阐述了科学与战争的关系,次述纳粹的失败是由于民主国国防科学的迎头赶上,足以证明科学决不为暴君专制者所利用,而近代科学的兴起,是与文艺复兴、宗教革命及商业兴盛有关的;最后讲述20年来苏俄在土壤、地质及胚胎学上的显著进步,充分证明社会主义并非反科学。演讲由郑晓沧翻译,师生反映热情。之后,李约瑟等去生物系参观,受到系主任贝时璋的欢迎。李约瑟夫妇等与浙大二十多位教授在农学院的农场共进午餐。下午,毕铿作《英国战时农业研究》报告。晚上,李约瑟在文庙,又作《中西科学史之比较》演讲,他首述中国儒教注重人伦,不谈天然,与道教不同,故炼丹术源于道教,至宋儒始有科学精神。又述中国对于炼丹、营养化学及数学上的贡献,不亚于他国。但近世科学未能在中国兴起,是由于地理、气候、经济与社会四个抑制因素所致。后二者乃由中国之无商人阶级所致,地理环境方面,中国为大陆国,故闭关自守,故步自封,与希腊、罗马、埃及之海洋文化不同。天气方面,因雨量无一定,故不得不有灌溉制度。因此,地主尽为一国之王所吞并,而封建官僚基础制度不消灭,商人无由兴起等等。李约瑟的演讲立刻引起在座浙大学者的热烈讨论。竺可桢认为,如果近世科学以实验科学来理解的话,那么中国人之不喜欢动手实验,也是导致科学不兴之一原因。郑晓沧认为,在《史记》、《汉书》的《货殖列传》中,一般史家都对商人竭力排斥,而对儒术大家赞崇,这在历史上结果使士大夫尊居高位,商工阶级一蹶不振,这是教训之一。王琎认为,《汉书》已记载有炼丹术的起源情况。以后,魏伯阳的《参同契》、葛洪的《抱朴子》,以及六朝梁陶弘景等,均为著名的例证。他们所用的术语,与阿拉伯、西欧完全相同。钱宝琮的观点是:中国科学之所以不兴,由于学以致用为目的,且无综合抽象之科学,不用演绎方法,更无归纳法。讨论延续到深夜11时,竺可桢不得不宣布散会。至此,李约瑟接触到了浙大浓厚的学术空气,为之感动。

25 日上午, 中国科学社卅周年纪念会及中国物理学会贵州区分会年会在文庙大成殿隆重举行,李约瑟与竺可桢、胡刚复、郑晓沧等共39人出席。年会由胡刚复致辞,竺可桢报告中国科学社的历史与社务,李约瑟代表中英科学合作馆作《中英科学合作馆与加尔各答中央联络部》的致词,希望中英科学合作馆能成为国际科学合作局。最后由钱宝琮演讲《中国古代数学发展之特点》。下午是论文宣读,共有30多篇。李大斐也作《肌肉收缩之机制》(The Mechanism of Muscle Contraction)英文演讲。

26 日上午,李约瑟在竺可桢陪同下,参观了数学系、物理系。物理教授王淦昌指导的学生程开甲撰写了一篇关于β变中极弱作用的论文,王淦昌将论文推荐给李约瑟,并请他回国时将论文转交英国的狄拉克(Dirac) 教授,李约瑟当即高兴地表示接受,后来他还亲自对外文稿作了文字上的修改[9]。下午参观了农化系,并与生物系各教授座谈了生物化学方面的问题。晚上,李约瑟听取了竺可桢《二十八宿之起源》的学术报告,并记录下钱宝琮、王琎两人对报告的争论发言。27 日上午,李约瑟又去大成殿出席了另一场学术研讨会,陈鸿逵、王琎、胡刚复、王淦昌、丁绪宝、王葆仁、谈家桢、姚錱等三十余人到会。下午二点,李约瑟一行在竺可桢、王琎、胡刚复、陈鸿逵、谈家祯、王葆仁、舒鸿、何增禄、仲崇信、江希明、徐瑞云、孙稚荪等陪同下,参观茶场和观音洞。28 日上午,李约瑟一行离开湄潭,在竺可桢陪同下返回遵义。下午在叶良辅、李絜非的陪同下,李约瑟参观了浙江大学史地系,“对地图和徐霞客三百周年纪念事甚注意”[10]1029日上午,李约瑟一行与竺可桢道别,离开遵义返回重庆。

李约瑟与浙大师生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他原计划在浙大逗留四五天,结果却发现可看的东西太多,对浙大的学术成就非常惊讶,因而呆了整整八天。通过实地考察,李约瑟对战时浙江大学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并为英国《自然》杂志撰写了他亲临浙大的所见所闻。

 

在介于重庆和贵阳之间的一座叫遵义的小镇里,可以见到中国最好的四所大学之一的浙江大学。浙大主要住在破旧的寺庙里,遵义还容纳不下整个学校,所以理学院栖身于往东75公里的漂亮小镇湄潭。这儿的交通状况是当前中国交通的典型写照。浙大虽然起初有三辆卡车和一辆轿车来维持交通,但这些车辆早已破旧得无法修理,同时也无新车更新。于是德高望重的学者,如院长们,在不得不外出时,就必须攀上满载货物的军用卡车。途经人烟稀少的郊野,有时竟需历时两天之久。

浙大校长是竺可桢博士,中国著名的气象学家,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所长。在湄潭,人们发现科学研究很活跃。生物系在贝时璋博士的领导下,一直在研究腔肠动物生殖作用的诱导现象和昆虫的内分泌素等项目。访问中还见到谈家桢博士,他对瓢虫奇特的色斑遗传学研究已在美国方面引起颇多的兴趣。他曾去美国访问过一年。在化学方面,王葆仁博士在研究磺胺类药物的衍化物;王琎博士则是微量分析和中国炼丹史专家。这个活跃的小组还要加上张其楷,一位曾在美国受训的研究当地麻醉剂的专家,以及孙宗彭,曾留学美国的生物化学家。

在物理学方面,由于缺乏设备,多数的研究工作侧重于理论方面的原子核物理以及几何光学方面,然而水平显然很高,有留学爱丁堡的王淦昌博士、丁绪宝博士以及米利肯(Millikan)的学生何增禄博士和大有前途的程开甲博士。还有一个由几何学家苏步青博士主持的杰出的数学研究所。

拥有广阔场地的农业研究所也在进行诸多研究。生物化学博士罗登义已经发现,在当地一种野蔷薇(学名 Rosa Multiflora)花荚里有含量很高的维生素;还发现中国的一种大枣(学名 Zizyphus Vulgaris)里每克含有约35毫克维生素P。酿造组的白汉熙博士正在研究贵州著名的茅台酒所用的特殊酒曲,这种酒曲除酵母菌外,还包含不下28种特地配入的药材,其中一些能加速糖化,而其他的可能可以防止微生物的污染。这一点甚至有军事上的重要性,因为一部分供盟国军用卡车在中国路面上使用的动力酒精,是将传统方法制成的烧酒送到中央蒸酒厂蒸馏而得的。彭谦博士主持下的土壤学研究,正在进行土壤的pH值及土中微量元素如镍、锌等的研究,特别注重与茶、豆、蔬菜等作物的关系。

遵义还有一所中国蚕桑研究所,在蔡堡博士主持下,做了非常充实的研究工作。[11]

 

李约瑟两访西迁浙大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194410月李约瑟在湄潭拍摄的浙大教授们学术交流的照片

感谢英国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的友情提供

 

中英科学合作馆在李约瑟的主持下,以英国文化委员会驻华科学组作为分布中心,安全传递了中国学者的学术论文138篇,其中的85%被西方国家刊物采用发表,范围涉及数学、化学、物理、工程、生化、生理、药物、动物分类。植物分类学等等。在这138篇论文中,就有浙大师生提供的23篇。贝时璋、王淦昌、罗登义、罗宗洛、王谟显、程开甲、朱仁等的论文就是经李约瑟的提交,发表在《自然》、《物理评论》、《动物学会会报》、《生物实验》、《微生物科学》、《植物学年刊》等世界著名刊物上。全世界学者因此了解到:地处中国西南偏僻山沟里浙江大学有着一批世界一流的科学、教育家,正与世界前卫科学家同步从事着科学实验与研究。

                        “东方剑桥”之说

 

李约瑟对浙江大学的两次考察访问,前后虽仅有十天时间,却对浙大的教学与科研、国际学术交流产生了极为重要的推动作用。李约瑟通过英国文化委员会给浙大提供战时缺乏的新刊图书、从印度代购了急需的仪器和化学药剂,还成功地为浙大年轻学者程开甲、姚錱、张素诚争取到赴英国进修深造的机会。竺可桢称赞他的那些帮助为雪中送炭[12]

李约瑟对浙江大学评价甚高,称“浙江大学是与在昆明的著名国立西南联合大学齐名的学术机构,可能在中国的大学中排名最高”[13]

在结束了浙大考察访问不久,李约瑟便回国述职。应中英筹款会中国大学委员会之请,他于19441213日在伦敦发表演说,称中国科学家及技术工程人员在战时物质设备简缺之下,而有极光辉之成就,可以“英雄的”一词以为形容。于理工科教育之情形,则举西南联大与浙江大学为例,以为可以与英之剑桥、牛津,美之哈佛、耶鲁比拟;中国之科学团体及研究机关,对工业经济之发展,极有贡献……甚愿中英两国之科学家互相携手,密切合作,中国对于世界科学方面之贡献,前途光明,不可限量。(林:《李约瑟盛赞我国战时科学家之成就》,《科学》 19451期)[14]

竺可桢在是年1218日日记写道:“见十二月十六日《贵州日报》载李约瑟Needham 回英国以后在中国大学委员会讲演,赞扬我国科学家,并谓联大、浙大可与牛津、剑桥、哈佛媲美云云”[15]

笔者很想获得李约瑟或竺可桢有关“浙江大学是东方剑桥”的书面史料文献,迄今还未有收获,只从浙大出版社出版的《浙江大学在遵义》一书中,找到了苏步青教授的文字表述:“英国剑桥大学的李约瑟教授来浙大参观。他称我浙大是‘东方的剑桥。’这句话,我是亲耳听到的。当时如无竺校长主校,浙大就不会有这样高的荣誉。”[16]

我们暂且不论李约瑟 “东方剑桥”之说是口述的还是书面的,依据已掌握的史料完全可以得出如下结论:抗战时期的浙江大学与西南联合大学是战时中国最好的大学,可与英国的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及美国的哈佛大学相媲美。

 

                       浙大书赠李约瑟

 

浙江大学的科学史研究让李约瑟倍受鼓舞。在湄潭,李约瑟告诉竺可桢:昔人以为脚气病可用菜蔬治疗,即维他命B,乃1898年日本一海军军官发明。但在中国元代御膳忽思慧著《饮膳正要》一书中已有提及[17]。在湄潭,他仔细听取了钱宝琮的《中国古代数学发展之特点》和竺可桢的《二十八宿之起源》等中国科学史研究报告。经竺可桢介绍,李约瑟结识了钱宝琮和王琎,并专门拜访了他们,与钱宝琮的科学史交流一直延续至深夜。他在其钜著《中国科学技术史》(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的序言中特别提到竺可桢、钱宝琮、王琎三位的名字。他说:“我第一次认识竺博士是在贵州,当时浙江大学疏散到贵州。在那里,我开始熟悉他在天文学史方面所作的很有价值的工作。由于他的介绍,我认识了钱宝琮(及李俨—— 最杰出的两位中国数学史家之一)和王琎(他刻苦钻研冶金和化学史)。”[18] 40多年后的19928月,在浙江大学邵科馆举行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的国际学术研究会上,时任英国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所长何丙郁教授宣读了李约瑟贺词,特别提到浙大三位已故学者竺可桢、钱宝琮和王琎对中国科学史研究的重大贡献。何教授还在浙江省领导的招待宴会上称:“李约瑟研究中国科技史,最初曾受到浙江大学竺可桢、王琎、钱宝琮等学者的启发而着手进行的。”[19]李约瑟本人也谈过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变化:“1942 – 1946年任职于中英科学合作馆。这四年的逗留判定了我的一生,除了写著一本中国文化的科学、技术、医学的史著以外,其它皆无所容心了。”[20]

经过四年在中国的实地考察访问,李约瑟发现,古代中国与古希腊一样,有着巨大的科学成就,中国科学遗产“是个绝对的金矿”,[21]他“最终自然迷上了探究这个伟大文明国家的科学史、科学思想、工程学、技术学、医学这个课题”。[22]

李约瑟向竺可桢透露了自己中国科学史丛书的编写计划,希望浙大为其收集中国古籍资料,还开出了一份购书清单,竺可桢表示赞同。抗战复员回杭州之后,竺校长利用各种机会,有目的的为李约瑟搜集中国科技史料的书籍资料。

19476月的一个夜晚,浙大图书馆灯火通明,工作人员彻夜在书库里忙碌,最后,找出清代陈梦雷所编的大型类书铜活字版《古今图书集成》的复本1488册(全书1628册)。1948121日,浙江大学召开行政会议,讨论通过了浙大送剑桥大学李约瑟中国书籍提案。130日,竺可桢致函李约瑟,附上了浙大的赠书清单,计有:《梦溪笔谈》、《日知录》、《近思录》、《明儒学案》、《宋元学案》、《涵芬楼秘笈》、《十驾斋养新录》、李俨《中国算学史》、《畴人传》、《碑集传续》、《碑集传》、《通志略》、《碑集传补》、《中国农书》、《书林清话》、《说郛》、《荀子集解》、《墨子间诂》、《老子道德经》、《枕碧楼丛书》以及《古今图书集成》。[23]

在《中国科学技术史》总论序言中,李约瑟特别致谢“最慷慨的赞助人”竺可桢:“在我将离开中国的时候,他劝说许多朋友四出寻找各种版本,因此在我回到剑桥后不久,整箱整箱的书就运到了,其中包括一部《图书集成》(1726年)。”[24]这些浙大赠送的古籍图书被李约瑟视为无价之宝,现仍珍藏于英国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图书馆。

 

70多年前,李约瑟与竺可桢的交往真可谓中英两国科学文化合作的典范。随着抗战的胜利,李约瑟领导的中英科学合作馆完成了历史使命,竺可桢主持的浙江大学也于1946年离开贵州,复员东归返回杭州,而李约瑟两访浙大,促进中英文化交流的许多史迹故事已视为求是校园的美谈,在世代浙大莘莘学子中间广为传颂。

 

                                           2016815

写在抗战胜利日

  致谢:上海理工大学前李约瑟文献中心主任王钱国忠研究员提供了许多文献史料,在此谨致谢意!

 
     本文首发于《浙大校友》2016年4期 P.66-72.

[1] 19436月,中英科学合作馆(Sino-British Science Cooperation Office)在重庆设立,李约瑟任馆长。目的在于:1)供给专题资料;2)供给专题意见;3)供给专题用药品及仪器;4)供给科学文献;5)介绍外国人之科学论文登载于中国;6)介绍中国科学论文至外国;7)中西科学家通讯;8)在国外发表中国科学现状;9)对于建设新工业及购置设备供给中国政府意见;10)交换学生.

[2] 万润龙. 李约瑟与“东方剑桥”. 文汇报 2007518.

[3] 西南联合大学大事记(1937.71946.7.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史. 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528-529.

[4] 李约瑟. 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总论 第一分册,科学出版社. 1975:22.

[5] (台湾)东海大学图书馆. 李约瑟博士访问东海大学座谈会纪录 1984925 (王钱国忠提供)

[6] 参见黄兴宗1993年致《李约瑟与中国》作者王钱国忠书信,互见 王钱国忠. 李约瑟传. 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 2007:64.

[7] 王钱国忠 钟守华.《李约瑟大典》(上册)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2:111.

 

[8] 竺可桢. 竺可桢全集(第9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6:73-74.

[9] 王钱国忠. 李约瑟传. 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 2007:110.

[10] 竺可桢. 竺可桢全集(第9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6:211.

[11] 原载《自然》杂志,1945年(第156卷)第496.中译稿参见 《李约瑟游记》 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208-209.

[12] 鲁桂珍. 李约瑟的前半生. 李国豪,. 中国科技史探索.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36.

[13] 李约瑟 李大斐. 中国科学(摄影集). 伦敦 1945. 中译稿 参见 《李约瑟游记》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346.

[14] 王钱国忠 钟守华.《李约瑟大典》(上册) 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2:121.

[15] 竺可桢. 竺可桢全集(第9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6:245

[16] 苏步青. 怀念竺可桢先生. 贵州省遵义地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浙江大学在遵义. 浙江大学出版社 1990:302. 该文由苏步青口述,杨竹亭整理成文.

[17] 竺可桢. 竺可桢全集(第9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6:209.

[18] 李约瑟. 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总论 第一分册,科学出版社. 1975:25-26.

[19] 参见1992831日《杭州日报》王小川《省领导会见中外专家》的新闻报道.

[20] 李国豪,. 中国科技史探索.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2-3.

[21] 王钱国忠.李约瑟文献. 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300.

[22] 王钱国忠. 东西方科学文化之桥——李约瑟研究. 科学出版社. 2003:7.

[23] 竺可桢. 竺可桢全集(第11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6:18.

[24] 李约瑟. 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总论 第一分册,科学出版社. 1975:25.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