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从严敦杰手抄《欧罗巴西镜录》相示钱宝琮谈起  

2017-02-20 15:52:38|  分类: 祖父钱宝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严敦杰手抄《欧罗巴西镜录》相示钱宝琮谈起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20165月,笔者应邀参加“上海第五届数学史会议”。期间,听了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研究生何磊所作的《梅文鼎与<欧罗巴西镜录>》学术演讲。《欧罗巴西镜录》是研究明清之际中西科技交流的重要著作。笔者马上想到了家藏的严敦杰写给祖父钱宝琮的书信,及随函附上的《欧罗巴西镜录》手抄节本:

 

琢如先生:久未通讯,驰念良深。今日读《大公报》,知先生仍在研究中国数学史。杰去年冬季到北京去开会计会议,会后曾见了向觉明及王有三先生,并在北大图书馆参观,发现了《西镜录》的焦循手抄本。查此书经梅文鼎提出及李锐、焦循读过外,二百年来各家都未著录,允为瑰宝。当时曾节抄一份。兹将该节抄本附上,请阅后赐还。李乐知先生目前在天水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工作,近接来信知中国科学院成立了中国科学史编纂委员会,约李先生为数学史编辑。先生近有何大著,便盼多赐示为感。此致

敬礼                           严敦杰     

    三月十五日(一九五一年)

 

赐教请寄上海江西路131号石油管理局办事处

 

 

 

李俨(1892-1963)、钱宝琮(1892-1974)和严敦杰(1917-1988)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国内为数不多的,利用业余时间长期从事数学史研究的杰出学者,虽然未曾谋面,但志同道合。他们通过书信,相互鼓励,互通有无,切磋学术,商榷共识,被学界后人传为美谈。

抗战爆发,钱宝琮手集的250余种古算藏书毁于故居嘉兴。他跟随着浙大,历经艰难,历时两年多,西迁抵达贵州湄潭,始获安定,很想继续数学史的研究。194111月,钱宝琮致函李俨,称“近年以来因参考无着,不克再事搜罗史料,考订旧文,弟之中算史工作不得已暂告停顿”。他恳请李俨在西安代购古算书籍,曰:“我兄尊藏甚富,其中必有重出之本,如肯割爱出让,敝校师生无任欢迎,至弟本人受赐尤多”[1]12月,李俨接到求助,即致函严敦杰,称“事关学术,除一面于西安代为收罗若干外,其重庆成都方面可否由兄代劳”[2]。李俨和严敦杰将西安和重庆两地搜罗的古算书籍及时邮寄浙大,聊解钱宝琮“汲古苦无深井绠”[3]的困窘。严敦杰在《中国数学史二三事》(《读书》1981年第8期)为此感慨:“在当时这样困难的情况下(连起码的生活条件也很艰苦),钱老还孜孜不倦地开展中国数学史研究及培养人才。李老的‘事关学术’四个字表达了对中国数学史事业的极大关心。这些不得不令人肃然起敬。我们后学都应该铭记在心。”
    
新中国成立不久,上海《大公报》开办了《中国的世界第一》栏目,邀请一些著名科学家撰文宣传祖国古代最具世界先进水平的科技成就,钱宝琮为栏目提供数学方面短文六篇。1951315日,《大公报》刚刊登了他的第一篇《多元联立方程式》,就被已在上海工作的严敦杰看到了。严当天就给在杭州浙大任教的钱宝琮写了上述信函,还通报了李俨的近况。

严敦杰将《中算家的素数论》(《数学通报》195445期)论文投稿《数学通报》杂志社。严文对清代著名数学家李善兰在《中西闻见录》上发表的“考数根四法”一文中判别一个自然数是否为素数的四种方法详加诠释。作为《数学通报》杂志的特约编辑,钱宝琮极为赞赏严敦杰的研究成果,写出了一千多字的审稿意见。结论如下:

海宁李善兰先生关于素数判定之论著,精思妙悟,不让欧西大家。华蘅芳继起钻研,卒不能望其项背。作者此篇表扬先哲学术,能补诸可宝《畴人传》三编所未详。李氏之苦心孤诣,从兹不朽,为功岂浅鲜哉。

本篇叙述李氏研治素数之动机与其杰作《考数根四法》之流传,史料搜罗甚富,允称佳构。惟关于素数的费儿马(Fermat)定理(1640年)与欧乐(Euler)定理(1732年)当时曾否传入,李氏之学是否全部自发,则以文献不足未得详细考证,犹有遗憾也。

L.E.Dickson《数论史》第一册,误据相传旧说,谓费儿马定理之特例 2 p
- 2 ≡ 0(mod p),早在公元前五百年为中国人所发现,欧美学者默认而不加辨正。作者于阐明李氏素数论著之后,复根据史实肃清谬种之流传,亦数学史上一快事也。[4]

 

时隔不久,中国科学院决定组建中国自然科学史研究室[5],李俨、钱宝琮和严敦杰分别于1955年和1956年奉调北京,专职从事数学史研究,实现了三人的共同愿望。

严敦杰与钱宝琮常在一起交流研究心得,相互审阅著作论文。他们一起发表了科普短文《从结绳到计算机》(《农村青年》19574期)。钱宝琮提请严敦杰审阅了其《中国数学史话》和《校点算经十书》书稿,而严敦杰编撰的《中学数学课程中的中算史材料》小册子也是经钱宝琮审稿后出版的。

 

从严敦杰手抄《欧罗巴西镜录》相示钱宝琮谈起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1958年,《中国数学史》立意编撰。之后,自然科学史研究室成立了由钱宝琮、严敦杰、杜石然、梅荣照等四人组成的编写小组。严敦杰回忆说:“60年代初钱老计划重新编写中国数学史,召集我们几个人讨论一番,由钱老担任主编,分工编写。初稿写成后大家都提出了些修改意见,再由钱老同意亲自修订。我们都尊重主编,他怎么改就怎么改……”[6]。《中国数学史》定稿后,主编钱宝琮非常高兴,赋诗一首,盛赞他们老中青团队的合志共谋:

 

积人积智几番新,算术流传世界珍。

微数无名前进路,明源活法后来薪。

存真去伪重评价,博古通今孰主宾。

合志共谋疑义析,衰年未许作闲人![7]

 

上世纪60年代初,严敦杰开始整理汪莱学术史料。早在1935年中国数学会成立大会上,钱宝琮作过《汪莱的方程论研究》学术报告,并将报告摘要以“论方程正根之有无及其解法”章节收录于《汪莱<衡斋算学>评述》论文[8]。严敦杰主动找钱宝琮切磋汪莱的方程论,钱为此写了“汪莱《衡斋算学》的注记”。严敦杰认为:“先生著述皆极精审,本文虽不长,然吉光片羽,弥足珍贵。[9]”二十年之后,他将“注记”刊载于《科学史集刊》(1984年)第11期,以供同好。

《科学史集刊》是中国自然科学史研究室的学术刊物,编辑委员会成立于19577月,钱宝琮被推举为编委会主席,严敦杰为《集刊》编辑。钱宝琮回忆说:“《科学史集刊》是有关自然科学史上的重要问题,给以科学的分析、综合,因而得到解决问题的论文的集刊。…… 每期出版以前,由严敦杰聚集可以登载的稿件,由主席召开编委会,审查决定,然后交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10]由于投稿人不多,论文常感缺乏,《集刊》只能是不定期刊,从1958年到1966年,仅出9期,钱宝琮和严敦杰二人各有5篇。对此,钱宝琮很不满意,指出:“在这九期里登载的六十余篇文章中,真能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为数不多”[11]。为了寻求高质量的稿源,他俩于1965年召开过一次读者座谈会,但因“文革”的爆发,问题得不到解决,最终杂志竟被迫暂停了。

文革期间,钱宝琮与严敦杰均遭受了残酷的迫害,钱被迫“疏散”离京,到苏州儿子处“养老”[12],严去河南息县“五七干校”下放劳动,不幸摔断了腿,留下残疾。但他们都没有放弃科学史研究。1971年起,钱宝琮多次给自然科学史室工宣队、军宣队写信,表达需要对《墨子》和《考工记》中的自然科学知识进行整理研究的心愿,还在信中提出过“可否请严敦杰同志为我选几本有关《墨子》、《考工记》方面的书籍由邮局寄来,供我阅读”[13]的请求。严敦杰得知后,回信曰:“你虽卧病在床,但精神很好,病中仍在研究《墨经》及《考工记》。我听了后很为感动。”[14]他无奈地告诉钱宝琮,研究室“主要仍搞运动,业务工作暂时停顿”。但他又说:“关于我国古历法的校订工作,我一直没有放弃,你放心好了。我已把这项工作和科学史研究一样作为终生事业。”他们二人对科学史研究的执着可见一斑。

198111月,中国珠算协会召开了“中国珠算史第一次学术讨论会”,特邀严敦杰参加。严出国在即,不能与会便委派梅荣照替他宣读论文。严文开头写:“李俨(18921963)、钱宝琮(18921974)两先生都是我国珠算史研究的创始人。李先生于19191920年撰《中国数学源流考略》,文中就提到珠算历史。钱先生早期也有珠算史的著述。19287月,《东方杂志》发表的《中国珠算之起源》[15],钱先生曾告诉我这是他的讲稿,由吕炯笔记,当发表时吕炯却把钱先生的名字漏掉了。[16]严敦杰还将《中国珠算之起源》原稿复印件寄赠珠算史研究专家李培业。

让我们再回到前面所说的《欧罗巴西镜录》手抄本。严敦杰在结尾用铅笔加了一段批注:

《西镜录》全书共四十四页 (不包括《地球图说》) 。用紫阳书院课题纸抄写,半页十行,行二十五字。书前有焦循序(原文《雕蒸集》已载)。序文后有焦循手录 图记

严敦杰除将手抄本寄阅钱宝琮外,又将这一发现通报给李俨。1953年,李俨特将严敦杰手录的《西镜录》中的“鼎按”六条收录于《梅文鼎年谱》修订本[17]

六十五年手泽如新,叙述着前辈数学史家孜孜以求的动人故事。笔者还不清楚钱宝琮是如何评价严敦杰发现的《欧罗巴西镜录》,也不知道祖父为何没有归还严敦杰的手抄本。然而,数十年来,手抄本一直跟随着祖父,从杭州到北京,再到苏州,几经迁徙,不离不弃,“文革”初期,家遭抄家两次,均能安然无恙,实属不易。这足以说明钱宝琮非常重视严敦杰的发现,已将手抄本作为珍贵文献悉心收藏。

                              

  201679


从严敦杰手抄《欧罗巴西镜录》相示钱宝琮谈起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1] 钱宝琮. 1941年致李俨函.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195

[2] 严敦杰. 中国数学史二三事. 读书. 1981年第8; 互见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357

[3] 钱宝琮. 无书叹. 钱宝琮诗词,杭州 浙江大学校友总会 1992:21.

[4] 钱宝琮. 对严敦杰《中算家的素数论》(初稿)的意见.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72.

[5] 1975年更名为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6] 严敦杰. 中国数学史二三事.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355.

[7] 钱宝琮. 《中国数学史》定稿. 钱宝琮诗词,杭州 浙江大学校友总会 1992:80.

[8] 《浙江大学科学报告》(19361月)二卷一期,互见《钱宝琮科学史论文选集》,北京, 科学出版社 1983:257-259.

[9] 严敦杰识言. 钱宝琮. 汪莱《衡斋算学》的一个注记. 李俨钱宝琮科学史全集, 第九卷 沈阳,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8:561.

[10] 钱宝琮. 关于《科学史集刊》问题.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212.

[11] 钱宝琮. 关于《科学史集刊》问题.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212.

[12] 黄炜. 深切怀念钱宝琮先生.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310.

[13] 钱宝琮. 1969-1972年致驻自然科学史研究室工宣队、军宣队函四封.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202.

[14] 严敦杰. 严敦杰致钱宝琮函两封.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539.

[15] 《东方杂志》第2514 1928:81-84.

[16] 李培业. 关于钱宝琮先生《中国珠算之起源》一文的后记. 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14.

[17] 李俨. 梅文鼎年谱. 李俨钱宝琮科学史全集. 7 沈阳 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534.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