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序  

2016-10-21 20:53:23|  分类: 心得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序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序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序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序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序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序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序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序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          钱永红*

 

1931年, “九·一八”事变的枪声打破了东北的宁静,沈阳重镇一夕失守。不久,东北大学校园满目凄凉,便沦为日本侵略军的兵营。校长张学良被迫作出了学校内迁的决定,东北大学成了中国第一所流亡大学。师生们流亡到北平,一边求学,一边抗日,担负起抗日救国的重任。

1935年 “一二·九”运动后,华北局势危在旦夕,正如《清华大学救国会告全国民众书》中描述的那样:“华北之大,已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1937年的“七·七”卢沟桥事变,标志了日寇全面侵华的开始。中国北方各个大学怀着“教育救国,科学兴邦”的梦想,纷纷内迁。

此时,地处南方的浙江大学,学生们仍在正常上课。但是,他们预感亡国之日将临,焦急、震惊、愤怒,最后自发组织起校内的抗日团体——浙江大学黑白文艺社,目的是为了铭记不忘祖国被日寇侵占的领土黑水白山,唤醒国人为收复失地而奋斗。黑白社社员常以诗歌朗诵、聚会演讲等形式走出校门,宣传抗战,在杭州街头募捐义演,到市民社区教唱救亡歌曲,去伤兵医院慰劳伤兵。

由于“淞沪战役”失利,国民政府决定迁往陪都重庆,日寇侵略战火弥漫了华夏半壁河山。为保存中华民族的文化火种及精神血脉,浙江大学师生在著名气象学家、教育家竺可桢校长的率领下,踏上漫漫西迁路程。

在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许多浙大学生毫不犹豫地树立起“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的坚定信念,为强国而发奋读书,为救国而弃学从戎。193711 11 日,浙大西迁抵达建德。一个月后,学校再次被迫撤离,目的地为江西吉安。此刻,刘奎斗、洪鲲、丁而昌、吉上宾、汤兰九、程羽翔、程民德、王家珍、黄宗麟、李建奎、虞承藻、陈家振等12 名学生再也没有心思读书,决定报名参加军事委员会属下的诸嵊新宁游击总队。129日,竺校长派校车将12名浙大游击勇士送回风雨飘摇的杭州城。临行前,勇士们还特地向史地系主任张其昀教授辞行。张教授对他们马革裹尸的决心鼓励有加,写下了“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的赠言。

12月下旬,日寇开始攻打杭州。刘奎斗、洪鲲等浙大勇士的任务是直接参与炸毁杭州义渡码头和钱塘江大桥的军事行动。刘奎斗晚年回忆说:“在国军自杭州撤退之日,我和一位中尉工兵军官担任钱塘江东岸义渡码头的爆破工作,洪鲲和另外八位同学则随同工兵教官在钱江大桥上布置炸药,他并负责在深夜乘快艇到义渡码头附近接应我们。如果我们不能在炸毁钱江大桥之前完成任务时,则乘快艇渡江。我们在深夜一时许开始放置炸药,三时许我点燃了火线,几声巨响,完成了义渡码头的爆破。于是乘着三轮机车冲过钱江大桥。四时许,一阵阵如雷响声,钱江大桥大半炸毁了,阻止了敌人机械化部队快速的行动”。

 

________________

     *作者系数学世家出身的数学史研究者、浙江大学校史研究会特聘研究员。

 

 

 

19386月,浙江大学有一批毕业生行将毕业。在学校举行的毕业典礼上,竺校长发表了充满激情的讲话。他要求学生以天下为己任,使中华成为不可灭亡的民族。“不求地位之高,不谋报酬之厚,不惮地方的遥远和困苦,凡是吾人份内所应该做的事就得去做”。竺校长最后号召毕业生:"现在救国的责任,已在诸君身上,希望大家能担当起来。"

19391115,日寇在广西龙门湾登陆,20日钦州失守,24日南宁陷落。竺可桢校长决定学校由广西宜山再往贵州遵义和湄潭迁徙。19401月,黑白文艺社决定利用停课迁校时机,号召同学参加战地服务团,到广西宾阳慰问前线将士活动,以实际行动声援抗日。全校共有77位同学参加。18日,“战地服务团”列队出发,竺校长亲自授旗送行,勉励有加。到达宾阳前线后,服务团一半人服务伤兵,代士兵写信,一半人搞宣传,战地慰问演出。一个月慰问活动即将结束时,宾阳失守,活动在昆仑关最前沿的服务小组,在枪林弹雨中连夜撤下火线,有的同学跑了三天才脱离险境。

历时两年多,穿越江南六省,行程2600千米,浙江大学历经了千辛万苦,终于1940年初抵达贵州遵义、湄潭和永兴。他们的流亡路线与三年前,中央主力红军长征的上段路线基本吻合,而终点又恰好在召开过对中国革命具有转折意义的 “遵义会议”的遵义城,印刻出一部伟大的“文军长征”史卷。 “文军长征”的亲历者,浙大数学系的创始人钱宝琮教授回忆说:“在这几年‘国难’时期里,经过多次搬家,备尝艰难险阻,生活费用虽不优裕,但也不觉到太苦。浙大在上述各地暂时停留,总是想方设法开辟教室、科学实验室、图书馆和农场。我也努力教好我的微积分课程。”

在贵州流亡办学的七年里,浙江大学在竺可桢校长和苏步青、陈建功、王淦昌、束星北、贝时璋、谈家祯、卢鹤绂、王国松、李寿恒、梅光迪、张其昀、张荫麟等一代精英学者的共同努力下,教学、研究蒸蒸日上,创造了丰硕的科研成果,培养了一大批如李政道、程开甲、叶笃正等新一代蜚声中外的科学巨子,为新中国科学教育事业的发展储备了重要的人才资源。西迁期间,学校规模大发展,截至1946年秋浙大复员杭州时,共有7个学院、27个学系、1个研究院、4个研究所、5个学部、1个研究室、1所分校,在校生已达2171人,教授、副教授人数从原来的仅70人增至210人。英国学者李约瑟博士以英国驻华科学使团团长的身份曾于1944年两次走访浙大的遵义和湄潭两个校区,听取了浙大多位教授学者的学术演讲,对学校各系的教学成果大加赞赏,尤其对师生们能在战时困难的条件下,千方百计利用简陋的仪器坚持研究的精神深受感动而赞叹不已。他将浙大师生撰写的优秀科学论文推荐给欧美国家如《自然》等著名的学术刊物,发表的论文多达23篇。全世界学者因此了解到:地处中国西南偏僻山沟里浙江大学有着一批世界一流的科学、教育家,正与世界前卫科学家同步从事着科学实验与研究。回国后,李约瑟再次盛赞浙江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四所大学之一”,称可与英国的剑桥、牛津大学和美国的哈佛、耶鲁大学相媲美。     

笔者作为浙江大学特聘校史研究员,对浙江大学的西迁历史进行过整理研究,深感抗战时期浙大流亡之路的艰辛,并为浙大西迁办学的辉煌而振奋。而今王钱国忠先生编著的《战时中国高校内迁实录》一书,更加全面地展示了这一幅战时中国内迁高校在血与火的锤炼中,辗转迁徒,弦歌不辍,为保存和传承民族文化命脉经受严峻考验的悲壮画卷,是一部充满正能量的专题史传和爱国主义教材。笔者阅后非常震撼!

     王钱国忠先生著作等身,是世界李约瑟研究“首屈一指”的专家(席泽宗语)。1999年,他将李约瑟夫妇上世纪40年代在伦敦出版的《科学前哨》和《中国科学》两书一并组织翻译,以《李约瑟游记》(贵州人民出版社)的中文版书名出版,受到国内读者,尤其是抗战史、教育史学者的热情欢迎。李约瑟在这两本书中向全世界大量介绍了战时中国高校内迁的情况。李约瑟的《科学前哨》曾得到著名物理学家、科学史界前辈钱临照先生的高度评价,他说:“此书虽小,较之《中国科学技术史》,只能算是小书,但我认为与前者有同等价值。我国抗战八年,现存后方科学活动,记之维详,唯此一书而已,我们自己也无系统记载。”  我最初就是从他所编的这个中译本里了解到浙江大学西迁办学的不少史料。有趣的是,《李约瑟游记》出版之后,王钱国忠先生便开始对战时中国高校内迁的史料产生了兴趣。也就是说,十几年前,他就已经在研究高校内迁的历史了。

抗战全面爆发后,我国战前的118所部属高校,其中大部分先后从沿海、内地迁往西南、西北及东南山区,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弦歌不绝,为中华民族的未来保存火种。王钱国忠先生参阅了百余部高校校史著作及数十篇有关论文,积累了250余幅珍贵的历史图片,还亲赴福建、武汉等地查访档案资料,在充分占有史料文献的基础上,他以严谨的结构,清晰的脉络,炽热的情感,纪实的笔法,对战时高校作了全景式的鸟瞰,并对当时全国的130余所高校的内迁过程、物质生活、教学活动、课余生活及抗日救国活动等作了详略不一的描写,终以三年的时间完成这部近百万字的巨著,有声有色地重现了那段可歌可泣的悲壮历程。全书内容丰富,史料扎实,图文并茂,且梳理有序,布局合理,具有颇高的史学价值。近年来,学术界的有关研究有一些新发现、新成果,如闻一多的《清华图书馆》佚诗、朱自清系美食家、河南大学“潭头惨案”的根本原因、“倒孔”学潮的真相等。有兴趣的读者都能从中获悉有关的史实和轶事。

王钱国忠先生在该书的结尾部分,总结出高校内迁中的正反两方面的十条经验与教训,特别提及了过度的行政干预、现代大学制度的缺失及文人相轻的陋习等问题,对当下我国各高等院校自身的改革与发展,无疑更具启发与借鉴意义。今年正值“九·一八”事变八十五周年,在此具有重大历史纪念意义之际,出版本书,当会对我国的教育事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写于南京银达雅居

                                                     2016630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