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陈引川:参加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引桥建设  

2016-12-29 21:0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今天收到了重庆广益中学(1946年级)《六六级友通讯》第十二期,其中刊有级友陈引川老先生的忆文。我与老陈交往30多年,从他身上,我学到了许多为人世道。陈先生是家父钱克仁在重庆广益中学的学生。他一生经历坎坷,但对南京市政建设贡献很大。以下就是他参加南京长江大桥引桥建设的回忆。  

                              

长江把南京城分成了南北两边。那时两岸的南京人过江十分不便,仅靠轮渡过江,加上等待时间,要两、三个小时,再算上从家里出发的时间,得整整半天。 如果遇到发大水或起大雾就更困难了。人们不禁要问:上海去北京的火车,那时是怎样渡江的?

火车渡江也靠轮渡。渡轮上排了三股道,可容21节车厢。火车驶上轮渡铁轨,析分成火车头和一节节车厢运上轮渡。轮渡将火车头和车厢送到对岸浦口,再组装起来,驶入浦口火车站,等待发车。在渡江的两个多小时里,车厢窗户紧闭,车内又无空调,乘客在里面闷极了,度时如年。人们多么渴望能在长江上架起一座大桥啊!

1927年,美国的桥梁专家华特尔来南京实地考察。南京长江段地质情况复杂,所以他留下一句话:“在南京造桥,不可能。” 然而,就在这个不可能的地方,新中国第一代桥梁专家和工人,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建起了一座争气的大桥。

大桥由铁道部大桥工程局设计并建造,1960118日正式动工,南京人民为此欢欣鼓舞。大桥工程局认为,铁路桥由他们全权完成,而公路桥,大桥正桥建成就是完成任务了。公路桥接地,还需建设3012米引桥(北引桥800多米,南引桥2000多米),应该是南京市的任务。南京市认同此事,愿意承担起建设公路引桥的重担,这个任务就自然地落到了南京市城建局的肩上。

南京市城建局立即组织了一个精干的班子,来从事此项工作。同时请求江苏省交通厅给予支援,交通厅委派南京交通高级专科学校(原南京航务工程专科学校)加入工作。城建局由王鑫副局长组织力量,他诚请东南大学副校长(原南京工学院副院长)兼南京市副市长刘树勋教授做这项工作的技术指导。刘树勋教授要我和张恩让院长(城建局设计院)来参加修建引桥的技术工作,具体工作要我多承担。交通学校派出方晞、曹奎两位骨干教师,还有几位外地来进修的青年技术员,组成了一个技术小组,由我担任小组长。我当时38岁,刚结婚不久。方晞从东南大学毕业时间也不长,只有28岁,曹奎比方晞大两岁,他们两位还是小伙子。 工人是由城建局下属的市政公司抽调来的一批骨干员工,市政公司技术员余润辉参与其中,都是精兵强将。

刘树勋教授是东北人,早年留学美国,学习桥梁和土木工程。回国后,应张学良之邀,担任东北大学校长,后调入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土木工程系,兼任副院长。他被南京市聘为副市长,负责南京城市建设的技术总监,所有城建项目都由他审核通过后方可成立。 引桥建设项目都有土木方面的结构计算,开始他请张恩泽院长帮他计算,张院长是南京城建系统结构计算第一人。1961年我从湖南调入南京市城建局,刘市长听说我是清华大学数学系的,因此转而让我为他算,第一次计算好后,经他仔细核算感到十分满意,从此以后,所有项目的计算都交由我做。我俩配合默契,在局里引起轰动,有年青人给我取绰号“计算尺”,那时的计算都用计算尺。 张院长是一位忠厚长者,他乐见年青人超越他。他出身贫苦,为人正派,很早出来工作,因为喜欢数学和建筑工程,所以结婚后他的妻子支持他继续学习,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学习土木工程,毕业后到首都工务局工作。他十分勤奋,精于计算,工作严谨。他临终前,我去看他。他说,我认识你爸爸,他可是个清官。我大学毕业后,本打算去津浦铁路局工作,已考取了。 后因考上首都工务局,在南京工作便于照顾家,所以没去铁路局(当时我父亲是津浦铁路局局长,后去了台湾)。

1949年,我从清华参军南下,到湖南邵阳转入地方工作,在邵阳专区建筑工程公司。那儿有两个工程师,大学毕业生罗工,资深工程师龙工。开始,龙工让我从实习生干起,并对我实行技术封锁。到晚上人们下班后,我在油灯下看他们做的工程计算书,看后一目了然。后来,我通过自学,自成体系,罗工看了我的计算书后说: 这个人的水平起码是五级技术员,怎么是实习生呢?于是我当了技术员。 有一次,我的设计方案与龙工不同,专区领导无法解决,送到省工业厅,请予鉴别。省工业厅的胡容工程师(交大毕业生)同意我的意见,评语是:“两人水平不是同日而语也!” 就这样,我把龙工远远地抛在了后边。我在湖南工作十年有余,其间我钻研、自学了民用与工业建筑设计,独立承担多处工厂厂房、民用建筑的设计,并独立承担多处工厂厂房、民用建筑的设计与施工。在工地上摸爬滚打十年有余,积累了大量工程实践经验。 当时,我在湖南施工中,也曾遇到过多种复杂的地质结构,给打桩造成困难,我也都请教专家一一解决。 记得最困难的一次,遇到了地下笋状结构,请教了湖南大学教授,最终用沙垫层法才加以解决。

1961年,我被调来南京市城建局,先后参加逸仙桥重建、长圩桥扩建……等一系列桥梁建设工程,因此对建桥也有了一些心得。

19665月,我们全体技术人员和工人进驻大桥引桥工地。

南京长江大桥公路引桥怎样建?铁道部大桥公路局最初的设计是堆土。 可南京市不同意,因为堆土会占据大量宝贵的土地,且不美观,与长江大桥也不相匹配。我们小组的意见是采用当时苏南地区广泛应用的双曲拱桥方案。但是苏南地区的桥跨度小,桥面窄,承载也轻,用来和大桥配套是否能胜任呢? 我们要把桥面宽做到19米,可容四辆大型汽车并行。因此我们设计拱的跨度33米,宽度为19米,绘出图纸,说干就干,先做一段试验桥,在上面做测试,测试各种数据。时间已到11月份,天气冷了,江边的风也大,由于时间紧,我们一天工作二十个小时,住在简易的帐篷里,地当床,上面铺了点稻草,倒下就睡着了,最多也只能睡上四、五个小时,起来接着干。吃的更简单,中午我们几个青年啃着咸菜冷馒头,喝着凉水。刘市长不紧不慢地从包里拿出一个卷饼来,饼里夾着鸡蛋、大葱、酱,看着他吃得那么香,我们一个个馋得流口水。 他说,这是他老伴自己做的。 我们更羡慕了,他有一个多么贤惠的妻子啊!六十多岁的人,仍然和我们一起苦干,他斗志昂扬,能为建设南京长江大桥出一份力而感到高兴。

试验各方面数据都很理想,正当试验快完成时,传来许世友司令员(当时建桥总指挥)的指示,一定要提前完任务,否则拿你们试问。我们的工作更加紧张了,最后总算园满完成试验工作,设计图纸也赶制完毕,正式开始施工了。

建桥先建桥墩,首先要打桩。我们遇到南京复杂的地质情况,工人们几天几夜辛苦下来,桩头打不下去。工人们吃不下,睡不安,请来了上海最好的打桩队,仍然没有进展。于是工人师傅找我去出主意,我给他们想了个办法:因为地下第一层是坚实的粘土层,钻头下去粘住了,下不去,我建议加水,用水作润滑剤,果然奏效,打桩工程有了进展。 南京长江大桥正桥是由大桥局下属的二处、四处,分别从南、北两个方向相对而建,最后在中间合拢。当时江北四处的总工周贤言,听说我们用水作润滑剤将桩头打下去了,他听后不放心,认为不可行,水下去后稀泥在下面桩头软化,是否会影响基础质量。我听说后,随即到四处工地,在地面上做一个模拟灌注桩的模型,演试给他看。他一看,桩下去泥浆上来了,桩头仍实实在在地落在地上。 他服气了,夸我的办法好,是他老师。多年后,我(已调到南京市水利局)去武汉出差,专诚看望四处的周总。他一定要请我吃饭,吃完饭去付费,发现我已付费,他真生气了,骂我不够朋友,看不起他。我解释道:“你是老前辈,应该我请你。” 他却说:“你是我的老师,应该我请你。” 然后,将我引荐给长办的老朋友、长办的总工文伏波。文总听了他的介绍后,安排我做了长江水利委员会科学院院士。

长江大桥公路引桥的建设正日夜兼程地紧张进行着,工人们轮班倒,我们技术小组的同仁却是日夜加班在工地,遇到什么困难,随时帮助想办法解决。在此同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南京市城建局的运动也开始白热化。局里许多老工程师在国民党时期,有的曾参加过国民党,有的参加过三青团,正在遭受造反派的批斗。这时有人发现,那个出身反动官僚家庭的陈引川却缺席了,一问才知道,他去造长江大桥了。 不行!得把他揪回来陪斗。于是四、五个造反派赶到了工地,要揪我回局里参加运动。工人们听说了,一起围了拢来。一位老师傅问:我们有什么困难,都是陈工为我解决,他走了,大桥怎么造?遇到困难找谁啊?他指指市政公司技术员于润辉,你能行吗?于摇一摇头。继而指着交通学校的老师,你们能行吗?他们摇摇头。 又指着外地来进修的技术人员,你们能行吗?他们也摇摇头。 反过来指指造反派,你们能负责吗?造反派摇摇头。老师傅继续讲,许司令有指示,工程一定要如期完成,否则拿你们试问。工人们一起附合,造反派面面相覻,只得灰溜溜地走了。就这样,我在工人们的保护下,得以留下,继续完成我心目中神圣的长江大桥。 在工作中,我和工人师傅们结成了兄弟般友谊。西北风更加凄厉,为了抵御寒冷,我和工人们一样,干完一天活,打一瓶小酒,买二两猪头肉,吃了暖暖

身子,倒下就睡着了。

196812月,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完工并通车。我在完成引桥建设任务后,早上回到家中,将两张当天通车的车票放在桌上,和衣倒床,我的妻子为我脱鞋、盖被。 我这一睡,竟然睡了三天两夜,不曾醒,我真是累极了。当我醒来,第一句话是:我饿死了。夫人为我煮了一大碗榨菜肉丝面,那真是太香了!我心中充满了喜悦和成功。 因为我有幸参加了中国人自行设计,全部用本国的钢材,建造的第一座跨越长江的大桥。

陈引川:参加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引桥建设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陈引川:参加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引桥建设 - 怀旧频道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大桥建成后不久,有两位工人师傅来到我家。 我上班了,妻子欧阳老师在家接待。他们在锁金村(当时还是农村)农民那儿割了两斤肉,交给欧阳说,你先烧上,我们出去转一圈,中午等陈工回来,和他一起喝一杯。那天中午,我拿出家里珍藏的竹叶青,和两位师傅吃着肉,喝着酒,真是美极了!两位师傅对我夫人讲我们在工地上怎么克服困难,夸我为他们解决了多少难题,让我夫人也十分感动。

我还写信告诉了在台湾的老爸。 老爸接到我的信后,热泪盈眶,高兴地把信给他的老朋友们看,在台湾的中国人也一样,因为中国人自力更生,自己造出了第一座中国人设计,中国人建造,全部用中国人炼岀的钢铁,造出的第一座争气的长江大桥而欢呼,而骄傲。

最最高兴的还是南京市的人民,他们乘汽车从长江大桥过江,只需要十几分钟,方便太多太多了。

 

送书的快乐之八 - 娃娃 - 怀旧频道这是我与陈引川夫妇的合影(2009年2月)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