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读《缪钺全集》第七、八合卷 谈昔日大学之通才教育(原创)  

2012-02-06 13:08:59|  分类: 浙江大学校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从南京图书馆借来《缪钺全集》,拜读缪钺老先生的数篇文稿和几首诗词,很有心得。

 

读《缪钺全集》第七、八合卷 谈昔日大学之通才教育 - 娃娃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缪钺先生 照片取自百度网
 

 

读《缪钺全集》第七、八合卷 谈昔日大学之通才教育 - 娃娃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缪钺(1904——1995)先生,字彦威,江苏溧阳人,著名历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和诗人。1937年七七事变,抗战军兴,先生应郭洽周(斌龢)先生邀请,随浙江大学西迁广西宜山和贵州遵义。当时浙大师生患难相依,虽朝野艰虞,而弦诵不缀。竺可桢校长“以纵贯天人之绝学,树‘实事求是’之校风,英彦群集,共勉大业,培育人才,激扬人气”。浙大的不少教授文理兼通,“以宏通之识,淹雅之学,抉择发扬吾华夏族数千年文化之菁英而兼采欧西之长,始可以拓新文运,而古希腊哲人追求真知之精神亦极有足取者”。1982年,缪老赋诗四首,祝贺浙大85周年校庆,兼怀竺可桢校长。其中一首曰:

学贯天人际,名存史册中。爱才尊士气,汲古继贤踪。

星宿传精论,忧欢与众同。百年遗泽在,举世仰高风。

经郭洽周先生之介,缪老与祖父钱宝琮在宜山相识,并成为挚友、诗侣。19843月,缪老为纪念赵翼(瓯北)逝世一百七十周年,赋诗二首,诗中叙述祖父生前喜读瓯北诗,所作颇受赵翼影响,也表达缪老对祖父怀念之情:

       

史学诗才两绝伦,风骚百代贵更新。

微言妙旨传诗话,又把金针度于人。

 

善将哲理入诗篇,绝艺传承有名贤。

太息故人今宿草,相逢犹记永嘉年。

 

读《缪钺全集》第七、八合卷 谈昔日大学之通才教育 - 娃娃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读《缪钺全集》第七、八合卷 谈昔日大学之通才教育 - 娃娃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1991年,在姑母钱煦的请求下,缪老为祖父的诗集《骈枝集》作序,曰:“先生为自然科学史名家,以平日治学心得形诸吟咏,乃极自然之事。今先生以五七言诗叙写精微奥衍之天文历算,殊见精思与功力,固不妨在骚坛中别树一帜,况其中不乏可以启迪新思者,非尽枯寂寡味也。”

 

有了通才的老师,才能培育出通才的学生。缪老全集收录了他给浙大学生马国均《小休堂诗词稿》序,谈的仍然是通才教育。

 

抗日战争期间,缪老在浙大中文系讲授诗选、词选诸课,浙大工学院的不少学生都去旁听,其中就有机械系的马国均。1943年,马毕业后,赴美国深造,并取得机械工程学博士学位,在美国西屋电气公司核能部任工程师,设计核电站。他于1987年和1988年两度应邀返祖国设计秦山核电站。马国均函请缪老师为其诗词稿作序,缪老极为赞赏,称马“所专精独擅者乃当今最先进之科学技术,而又能于工作余暇,从容吟咏,撰为诗词,抒怀写物,可谓一专而多能者矣”。

 读《缪钺全集》第七、八合卷 谈昔日大学之通才教育 - 娃娃 -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就在这篇序中,缪老既感慨通才教育的好结果,又批评解放后的教育方针与制度:

 

夫大学者,本应以培育通才为旨归,使受教者能具有广阔之襟怀,宏通之识解,出而应世,则所见者远而所成就者大。蔡元培先生之长北京大学,竺可桢先生之长浙江大学,均本斯义,故人才济济,称盛于一时。马君曾负笈浙江大学,深受竺校长教育思想之熏陶,故能精研理工之学而又兼有深厚之文学修养焉。新中国建立之后,教育制度,步趋苏联。在大学中,强调专业,壁垒森严,非但文科与理科不能互相沟通,即文科中之文、史、哲各系,亦限以藩篱,不得逾越,使承学之士徘徊于小径之中,局限于狭隘之域,曩昔大学培育通才之规模荡然无存,此则深可惋惜者矣。

 

全集还收录了缪老写于1986年的一篇《对<新中国教育简史>编写意见提纲的建议》未刊手稿,答复中央教育研究所的《提纲》编写组的提问:

 

建国以来,既忽视我国三千年来教育事业中的优秀传统与良法美意,也不采取欧、美、日本教育中之可供借鉴者,而只是一味地削足适履,效法苏联,因此弊端不少。近年来,虽然提倡教育改革,然而积重难返,收效尚微。建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队教育事业的冲击也很大,常使教育随着政治运动的方向而转移。每次运动兴起,就把以前的做法(其中有不少正确的东西)加以批判否定,而另创新制。等下一次运动一来,这些新制又被批判否定了。如此辗转循环,到“文革”时期,建国以来十七年的教育事业全被否定,是非颠倒,影响甚坏。在这种历次运动的冲击之下,教师们常是惶惶不安,不知道究竟如何做才算对,他们的才能也难以发挥。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祖父的那篇写于1947年,却在解放后被批判了20多年的《科学史与新人文主义》论文。文章涉及到中国历史在教育、科学、宗教、人文等方面与西方的差异,谈及中国科学史研究对于世界文化史的意义以及对新人文主义者的意义,而且不乏对当时教育现实的针砭:

 

科学家常集中其意志于所研究之事物,又为旧人文主义者排挤,势必处于孤立无助之地位。人类文化将有畸形发展之危机。挽救之策莫如调和二者之间使能互助合作。人文主义之表现原在教育与文化,务求人类之至善,自当容纳一切正道之创造活动。人文主义当是一切事业之能增加人生文化价值者之总集合。…… 教育家须略具科学知识而能欣赏之,科学家须受历史训练而能后顾前瞻,维护正义。

 

今日之中学课程,科学训练与人文陶冶二类虽能应有尽有,而二类之教学尤未能会通,有志学理者忽视文艺,有志学文者忽视科学,教育成效之不如人意恐较欧美为尤甚。

 

祖父与挚友缪钺先生、竺可桢校长和其他浙大教授们一样,在论文中,对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的结合进行了精辟的分析,反映出祖父在60多年前对通才教育的重视和要求,对国际科学史学术动向的敏锐与研究,给世人的启迪是不小的。

 

刚得到消息:钱学森夫人蒋英教授去世。她为了丈夫的事业牺牲了自己的事业,为祖国、为钱氏家族奉献了一生。他们俩的一生又是新人文主义精神的典范。钱学森对文学艺术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他所著的《科学的艺术与艺术的科学》出版时,正是蒋英给该书定了英译名。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