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这一代的书香—三十年书业的人和事》后记  

2010-09-04 15:10:48|  分类: 转载博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俞晓群《这一代的书香—三十年书业的人和事》后记
 

后记

2000年,辽宁出版集团树帜。当时我正担任辽宁教育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领导让我去集团担任副总经理,但是不能再兼任辽宁教育出版社的工作。我不高兴,又抵不住升迁的诱惑,就提出条件,希望能让我先兼职一段时间,把一些未尽的事情做完之后,再彻底脱离出版社。领导勉强同意我的请求,所以我又兼任了3年社长。但是,在这3年时间里,我的心态完全变坏了,随时担心领导会找我谈话,告诉我“兼职结束了”。

我如此留恋出版社的工作,大约有三个原因。一是从辽宁教育出版社挂牌始,我就在这里做工作,从助理编辑、编辑、编辑室主任、副总编辑,一直做到社长兼总编辑。用一句酸溜溜的话说,我为辽宁教育出版社付出了多少青春?现在说走就走,确实有些舍不得。二是许多同人对我说,集团的工作不适合你,况且你手上有那么多出版资源,放弃它们,去当官,不是很可惜么?三是不知为什么,离开出版社,升职到集团去,使我与书之间,似乎产生某种“生离死别”的感觉。

恰逢此时,中国图书商报王一方、唐明霞约我开一个专栏,开题时,我由电影《人鬼情未了》想到“人书情未了”,就用它命名我的专栏,以此表述我当时的情绪。2003年,我出版自己的文集,也取名曰《人书情未了》。

也是在2003年,我不再兼任辽宁教育出版社社长工作,结果,上面预感的许多事情,都如期发生了。集团的工作性质与出版社大不相同,它真的使我远离了书稿,远离了作者,远离了读者,也远离了那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但在此刻,我已经没有“重归书林”的退路。许多时候,我坐在静悄悄的办公室里,内心中经常会涌出极大的恐惧感和孤独感,眼前也会浮现出一些可怕的景象,一个孱弱的文化生命,在渐渐地衰竭、老去;一片贫瘠的心灵之田园,在默默地接受着沙漠化的现实。

怎么办?没有办法。身为一介书生,我敌不过社会变迁的力量,也没有战胜世俗的勇气,只能寻找独善其身的路径。几经思索,我想起早年父亲经常的教诲,他说,人生在世,要“狡兔三窟”,这样当你遇到变故时,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多年来,我挖掘的“三窟”是出版、学术和写作。现在,出版出了问题,我只好遁入另外两个洞穴。为此,我围绕着“学术与写作”列出三条主线,第一条是中国古代哲学专题,即我喜爱的数术类研究;第二条是对我过去20年出版工作的整理、回忆与反思;第三条是接续我专栏创作的文字生涯。

先说第一条。数术研究是我1990年代初开列的一个颇具野心的学术计划。当时,我已经有著作《古数钩沉》在北师大出版社、《数术探秘》在北京三联书店出版。后来出任辽宁教育出版社社长,就把这一段研究搁置起来,期待有闲暇的时候,甚至退休之后,再做操练。现在机会来了,真让我高兴。于是,在一个大变革的年代里,我一头钻进故纸堆中,通读《十三经》和廿四史《五行志》等,沉湎于古代术士们谈天说地的奇思异想之中。数年之间,我做了近百万字的读书笔记,写了许多我自称为“伪学术”的文章,还在中华书局出版了近30万字的著作《数与数术札记》。

再说第二条。在20多年的出版工作中,我养成写《编辑日志》的习惯。又在日志的基础上,经常写一些回忆文章。有人说,你怎么40几岁就开始回忆了呢?这是我生活中的一项偏好。在这段“空闲”的日子里,我从1982—2002年的《编辑日志》入手,一面整理,一面蒐集,一面做笔记,几年下来,竟然得到近百万字的资料积存。在此基础上写回忆文章,更加得心应手。

最后说第三条,我的专栏创作。你知道,我平生最喜欢的职业,就是做一个专栏作家。在这方面,我心中的偶像是金庸大侠,还有董桥和林行止。记得1997年去香港拜见董桥先生,当时他出任一家报纸的总编辑,每天还要写一篇专栏文章,工作紧张得不得了。但每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将专栏文章汇成一本小书出版。我们曾经出版他的“语文小品录”10册,都是这样积攒而成的。那时我想,这样的生活方式,多紧张、多充实、多有韵味啊!

但是,喜欢归喜欢,真想提起笔,写出精致的文章,我还是有些胆怯。因为早年赶上文革时期,我接受的基础教育就不是很好;文革后恢复高考,读的又是数学系,文字水平实在有限。突破这一段障碍,要感谢光明日报李春林先生。那时我们在一起编辑“国学丛书”,经常有书信往来。1994年末,在一次聚会上,春林兄对我说:“晓群,我看你的文字不错,为我们的读书版写一个专栏吧。”他约我写8篇,专栏题目自己拟定。实不相瞒,听到这个消息,我既兴奋又紧张,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忙活了几个月,写了许多题目和样稿,又都扔掉了。最后列题曰“蓬蒿人书语”,1995年4月开始在光明日报上每周一篇连载。这是我“第一次”写专栏,今天看来,行文有些幼稚,但还算不辱使命。许多人读到这组文章,发出两点感慨,一是说,一个学数学的人,能写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再一是说,做编辑的人,这样讲述书与人的故事,是一件很有意义事情。让我难忘的是,张岱年先生、葛兆光先生等一些大学者也看到了这组文章,他们在来信中多加赞扬,鼓励我坚持写下去。

接下来,我在出版广角、中华读书报、文汇读书周报、沈阳日报等陆续刊发了一些随笔。1999年,又在光明日报“快语”栏目中写了6篇文章。2001年,中国图书商报开辟出版人专栏,我以“人书情未了”为题,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写了30多篇千字文,后来成为《人书情未了》中的主体文字。

2003年以来,在集团工作,我的时间多了,文章多了,专栏也多了起来。最多的时候,我同时给几家报刊写专栏,中华读书报“这一代的书香”,南方都市报“语言漫谈”,中国新闻出版报“晓群书人”,还有辽宁日报“开卷”主笔,等等。其中,我为“开卷”专栏写了两年多,每月一篇,颇用功力,对我的写作影响不小。像我在丁宗皓先生指点下,撰写国学评论文章4篇,名曰《大国学,一门公正与仁爱的学问》、《入则充栋宇,出则汗牛马》、《国学,使我们诗意地栖息》和《孔子曰—中华文明全球化的标牌》。后经宗皓兄将它们合为一个长篇,重新命名曰《国有学》;又蒙林建法先生垂青,将此文在他主编的期刊《西部文学》上发表。2009年末,《国有学》荣获辽宁省优秀散文奖。

转眼之间,我在集团度过8年光景。清点行囊,我发现,在《人书情未了》之后,又有近百篇新作落于我的袋中。2008年,台湾出版家郝明义先生从中选出20余篇,在海外推出繁体字版《一面追风,一面追问—大陆近二十年书业与人物的轨迹》。

本集《这一代的书香》,选文52篇。感谢王志毅先生支持,还要感谢沈昌文先生美妙的序言。

写此文,正值北京大雪。那一天,我恰好在郊外一家孤店中小住。说是“孤店”,因为它身后依傍着燕山山脉,眼前却是一片可以极目远眺的旷野。深夜,我搁笔案上。推开窗,但见天色茫茫,寒风凛冽,大团的雪片,从漆黑的夜幕中滚滚而下。在灯光的映照下,漫天的飞雪闪出点点奇异的光,像天使的眨眼,更似夜妖的微笑。你听,在山坳那边,隐约飘来一阵咯咯的笑声,让我仿佛看到,天空中一群自在的精灵,正伴着缤纷的雪花嬉戏打闹。

此刻,关于书,我的狂想症又发作起来。我读《安娜.卡列尼娜》,读《暴风雪》,读《决斗》,读《汤姆.索亚历险记》,读《三个火枪手》;当然,还有《石头记》“琉璃世界白雪红梅”,《水浒传》“林冲雪夜上梁山”……突然间,满目阳光灿烂,一排排兰草从蜿蜒而上的长廊间丝丝垂下,顺着碧绿的枝条,一串串晶莹的水珠缓缓滴落,叮咚叮咚,叮咚叮咚,那是什么声音?是我们阅读的心声么?

此刻,窗外的暴风雪停歇了,我心中的黑夜退去了。上帝啊,此刻,在我的心中,除了你,只有书。

                        2010年1月作于北京燕山脚下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