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唐如川:缅怀钱宝琮先生  

2010-07-30 16:28:47|  分类: 祖父钱宝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前篇博文“《周髀今解》:唐如川老先生的遗憾”谈及了唐老与钱宝琮先生的学术争论,现将唐老的遗作再次发表,以缅怀二老。 

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金祖孟教授,近年来潜心研究中国古代的宇宙学说,即浑天说和盖天说。他进一步论证浑天说是天圆地平说,并在此基础上提出盖天说优于浑天说,因而晚于浑天说的新观点。他为此写出一系列的论文,从不同的角度论证这一观点。其中最重要的一篇,是《重新评价盖天说》。

我支持金祖孟教授的与众不同的学术观点,并且认为,他的新观点不但有理论依据,而且有文献依据,那就是《开元占经·天体浑宗》。它提到,汉末的陆绩(187—219)和三国的王蕃(227—266)都明确地提出:盖天说是后起的。

应该说,金祖孟的新观点,不但正确无误,而且通俗易懂。令人不解的是,他的主要论文《重新评价盖天说》,竟然无法在我国天文学专门学报上发表,尽管他化了五年(1982—1987)的时间,写了大约二十万字的答辩文章。

特别令人不解的是,不能发表的理由竟然是:此文是“硬要为盖天说招魂”的“翻案文章”,因为我国科学史权威钱宝琮(1892—1974)先生早在三十年前就对盖天说作了定论。这就是说,钱宝琮先生的观点,是不容讨论的禁区。看到这种情况,我不禁忆起我同钱先生的一段交往。

 1957年,我写出第一篇科学史论文 —— 《对陈遵妫先生〈中国古代天文学简史〉中有关盖天说的几个问题的商榷》,文章写好后,我不知往哪里投寄,就贸然寄请中国科学院郭沫若院长代转。我与郭先生素不相识,能否代转,确实心中无数。可是,我不久就收到中国科学院秘书处转来陈先生的来信。他说,我的意见“完全正确,再版时一定改正”。他还建议我把文章投寄《天文学报》。

当时《天文学报》的主编是李珩先生,编辑部设在上海佘山天文台。我把文稿寄去以后,李先生立即把它寄请钱宝琮先生审阅。钱先生也很快写出审查意见。我按钱先生的意见,修改文稿。在修改中,我发现,双方对《周髀算经》中的“冬至日出辰而入申,阳照三,不复九;夏至出寅而入戌,阳照九,不复三”有不同的理解。我说,辰、申、寅、戌都是方位,是空间,而钱先生则说那是时间。

唐如川:缅怀钱宝琮先生 - 娃娃 - 怀旧频道   这是钱宝琮先生给唐如川先生的亲笔回信一纸

 经过反复思考,我认为我的理解没错。这样,我就在复信中详尽地说明不应更改的理由,要求钱先生谅解。钱先生的回信并不责备我不虚心,只是为他的观点补充一些理由。我又根据自己的认识,逐一驳复。这样往返数次以后,钱先生就寄来同意发表的审查意见。还说:“我们二人的看法不同,恐怕一时不易解决。我认为,大作可先在《天文学报》发表”。他还告诉我他在北京的家庭地址和工作地点。叫我经常与他通信。言词亲切,令人感奋。不久,我的文章就按照我的意见在《天文学报》五卷二期发表。

钱宝琮先生的学术成就,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他在审核别人的稿件时,并不执见自是;在遇到反驳时,还能接受别人的意见。他的光辉形象,我永不能忘。回想这一段交往,我无法相信,钱先生会把自己的观点看成不容讨论的禁区,而把别人的文章说成是“翻案文章”。

 在前文发表以后五年,我又写出了《张衡等浑天家的天圆地平说》一文,我还是把文稿寄给中国科学院,由该院转给自然科学史研究室。不久以后,我接到该室来信。来信认为,我的观点“可能是一家之言”。经过三次函件往来,我就在1961年11月接到稿件被采用的通知。第二年,文章就在《科学史集刊》第四期发表了。

在我的文章中,我有凭有据地提出:张衡等浑天家的地,不是球体,而是平面。以后,日本科学史家中山茂、英国科学史家古克礼(C.Cullen)也提出同样的观点;美国科学史家席文(N.Sivin)也表示支持我的观点。应该说,这一观点是可信的。

但是,这是一个前人未曾提过的观点,是同传统观点针锋相对的观点。由我这样一个渺小人物,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在社会上显然是不易通过的。因此,我国有位著名的天文学史专家,接二连三地在自己的论文和专著中,反对我的观点,认为:浑天说的精髓是“地球浮在水上”;它是“优于亚里士多德——托勒密地球中心说”的宇宙学说。

以上情况表明,我的文章之所以能在《科学史集刊》发表,主要是由于有钱宝琮先生这样一位学识宏博、胸怀宽广而又能坚持百家争鸣的前辈担任主编。他既没有把自己的观点看成不容讨论的禁区,也决不会把观点不同于己的文章看成是“翻案文章”。

 

金祖孟教授为了争取学术界对他的新观点的理解和专家们对新观点的公开评论,决定把他的有关论文汇编成《中国古宇宙论》一书,公开出版,并要我写篇序言。这不禁又引起我对钱宝琮先生的深刻怀念。钱先生的渊博学识给我国科学界留下宝贵财富。他的谦虚宽宏、坚持百家争鸣的科学家风范,更值得我们学术界后辈钦佩和学习。因此,我作为一个业余天文历法史的工作者,想借此机会,表达自己对钱宝琮先生的由衷景慕和深刻缅怀。

 【原载《中国古宇宙论》 上海 华东师大出版社  1991年9月,互见《一代学人钱宝琮》 杭州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8年11月】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