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邹徳蓁:一封收不到复信的信  

2010-12-11 21:41:27|  分类: 慈母邹徳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 明天是严父钱克仁先生诞辰95周年。昨天我从杭州返回南京前,特意绕道,去昆山看望了慈母——邹徳蓁女士。我们一起回忆了编辑《名师严父——纪念钱克仁米寿》的往事。正是由于慈母的要求,并率先写了《一封收不到复信的信》,我才开始了编辑《名师严父》纪念册,也从此开始了我搜集、整理家父、祖父以及老科学家史料的工作。现将慈母的信全文登出,以纪念家父的95岁生日,也感谢慈母近十年来对我这份工作的鼓励与支持!  


                             一封收不到复信的信

                                               ——怀念民哥钱克仁   

 

亲爱的民哥, 您好!

     我回忆起去年1123日,您因胸闷、咳嗽去苏大附二院体检。X线及CT检查,结果都表明右上肺部有肿块。1128日您就住进苏大附一院胸外科病房。我于1130日因发高烧生肺炎住进苏大附二院。125日,医生为您做了切除右上肺手术。1223日,我出院去扬州儿子家,后又去南京儿子家疗养。1227日,在医生的建议下您由苏州出院转我们大女儿小贤所在的昆山市二院单人病房治疗。虽然我们两只“老鸳鸯”天各一方,不能与往常那样形影不离,但每天我们定时通电话两次,互致问候,交流思想。今年422日,您回苏州宏葑新村家里,我于427日也由南京回苏州家。我们俩在分开了5个多月又同住在家里,心情十分高兴!就在428日,我生日的那天,在家里书房拍了一张合影。千想不到,万想不到,您在510日清晨,因病情恶化,住进苏大附二院。513日晨440分就和我永别了。我现在每天早晨起床,擦擦我的眼睛,对着我俩最后的那张合影中的您,叫一声民哥您早!没有回音。然后我用颤抖的手,抚摸照片中的您,眼泪直流。唉!

我又回忆1947727日,我们俩第一次谈心(在杭州您的家里)。您谈了在浙江大学求学时的情况。当时您任浙江大学学生会主席。1935年您积极地参加“一二九”运动。1938年您和其他进步同学发起建立学校进步团体,黑白文艺社、黎明歌唱队。你们举办民众夜校,宣传革命,你们还为抗战组织义卖捐献,等等。1939年您和周存国一同发起组织了一个秘密小组“拓荒社”(那时候浙大还没有共产党组织)。您还参加过战地服务团、“倒孔”示威游行、《国是宣言》运动……。我听了以后,觉得您一直是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骨干,真是可敬!可敬!我由衷地爱上了您!194874日,我俩结婚。从那以后,每月27日那天,我俩总要单独谈心,“谈心日”坚持了54年,没有中断过。每谈一次,我俩的感情就加深一步,您说对吗?

    民哥呀!您的学习钻研精神,很值得我学习。无论是在春晖中学,南京一中,南京师范学院,还是苏州大学,您治学严谨,从不马虎。您给学生或青年教师上的数学课、讲座难以用数字统计,每天的备课时间更无法计算。而我总是您(50多年教龄)的第一位听众。86年您退休了,但还时常被邀请去各地讲座数学史,例如,江苏教育学院,扬州师范学院(现扬州大学),南京教师进修学院,南京一中,苏州教师进修学院……。每次讲座,我总是陪您一起去的。您老是预先给我讲一遍,问我怎样。您在讲课时,我为您拍照,把您在黑板上写的内容一起拍下来,留作纪念。现在想想多么有趣呀!可是再也不会出现了。唉!

您不仅数学好,外文也好!英文、德文、俄文都行。您的记忆力特别强,笔头也不差,写过许多书,如三角,近似计算,数学史,校史一叶……等等,翻译了不少俄文、英文数学教材和参考书。这些书在60年代初成为江苏地区高考复习的必备资料。书的出售率很高,一出版,就出售一空,经常脱销。您的那本《数学史选讲》还荣获全国科技图书二等奖。

民哥,你还记得1984年我们同去北京的事吗?由于您对数学史的研究有独到之处,您荣幸地被邀请参加84年夏天在北京举行的第三届中国科学史国际会议,有14个国家和地区嘉宾、学者出席。您在会上宣读的论文(中国只选中6篇论文)受到普遍好评。世界著名的中国科学史研究专家李约瑟博士和鲁桂珍博士与我们亲切交谈。李博士风趣地说,如果没有见到您钱先生,只听到您的声音,我会以为您同我一样,是个英国人。说明您的英语口语的确不差。我为您高兴。过去我们俩同去园林的时候,您经常和外国游客用英语和德语随便交谈,还不时纠正有些陪同导游翻译或讲解的错误,外国友人对您十分尊重。我还想起一件值得回忆的事,1982年您应中国科学院邀请,去北京接待日本“珠算史、数学史学会访华团”。在游览故宫的时候,日本同行提出要看故宫收藏的“清明上河图”,科学院的同志请您用英文给他们讲解(我帮你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日本朋友非常欣赏您渊博的知识和英语口才。的确,您的口语很流畅,您的声音很好听,可是现在我再也听不到了。唉!

民哥呀!您是一个爱党、爱国、爱民、爱家、爱好教育事业,主张教书育人,淡泊名利,讨厌虚情假意,喜欢实话实说的好人。我爱您!我永远爱着您!您一切的一切都永远在我的心里。可恶的肺癌!把我们这对鸳鸯无情地分开了。我难过极了,悲痛极了,一点办法也没有! 唉!

现在我们的六个儿女都待我很好,您就放心吧!

安息吧, 民哥!

  德蓁

2001927日写于南京儿子寓所

邹徳蓁:一封收不到复信的信 - 娃娃 - 怀旧频道
 这是我与严父、慈母的最后一张合影(摄于2001年4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