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邹徳蓁: 我的感念  

2009-10-08 11:36:17|  分类: 慈母邹徳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 92岁高龄的慈母邹徳蓁最近完成了一篇怀念公爹钱宝琮先生的文章。我会收入正在编写的《钱宝琮传》中。经慈母同意,今将此文先发表于此。

 

邹徳蓁:  我的感念 - 娃娃 - 怀旧频道邹徳蓁:  我的感念 - 娃娃 - 怀旧频道

 

我的感念

               

                               邹徳蓁

 

小儿永红自发为其祖父钱宝琮先生编辑出版文集和纪念文集《一代学人钱宝琮》,获得了钱氏家族的好评,学术界的认可。我为他高兴!数学和科学史不是永红的主业专长,能编出八十多万字的学术厚书,是他6年的刻苦钻研的结果。相信他那九泉之下的爷爷一定感到欣慰。

 

书出版后,永红筹划着续编《钱宝琮传》,四处走访,收集资料,还上北京请106岁高龄的贝时璋老先生题签、写序。我非常支持儿子的行为,相信他一定能实现自己的计划。虽然今年我已92岁了,行走不便,但记忆力还行,因此,我也想写些文字,回忆一点我与公爹钱宝琮先生的往事,为《钱宝琮传》作些贡献。

 

我从小就熟知钱家。家父南洋公学同窗挚友朱福仪先生之母程颖先生是上世纪初的一位与时俱进的教育家,在上海小南门乔家浜创办的初级小学很有名气,家父便送我去该校读初小,接受现代教育。我品学兼优,程校长极其喜欢我。因为住校,能见到校长在育材中学读高小的孙子和外孙(就是我后来的丈夫钱克仁)。我有时会跟他们玩耍,听他们讲故事。校长的女儿(就是我后来的婆母)英文很好,经常会来校代课。校长的女婿(就是我后来的公爹)是大学教授。身穿长衫的钱教授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旧时教书先生的严厉或迂腐。

 

不久,钱教授应聘浙江大学数学系主任,钱家于1928年去了浙江,我初小毕业后上民立女中,与他家中断了联系。1943年,我大同大学商科毕业,先就职于上海江海关,后因儿时受程校长教育影响深,感觉教师职业更好,最终改行做了中学老师。

 

1947年,我组织了一些上海交大毕业生,其中还有我的弟弟开办夜校三个班, 100多应届中学生补习数学、物理、英语,参加大学入学考试。7月,我一人前往浙江大学为夜校学生联系报考。20多年没有见面的钱教授依然如故,朱老师格外年轻。他们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指派儿子钱克仁陪同我去浙大办事。第二年,我与克仁兄结婚,成为志同道合的教书匠。

 

邹徳蓁:  我的感念 - 娃娃 - 怀旧频道1948年与克仁兄在上海金门饭店结婚

 

1956年,公爹奉调中国科学院,公婆俩由杭州先期迁往北京,而公爹八十多岁的老母暂居苏州我家。作为孙媳,我承担起照顾老太太的责任。

 

邹徳蓁:  我的感念 - 娃娃 - 怀旧频道 1956年冬,与祖母和孩子们合影于苏州

 

一年后,已是五个多月身孕的我亲自护送老太太去北京。为此,公爹十分感激,说我孝顺,是敬老爱老的模范,一定要奖赏。第二天他专门带我去故宫博物院钟表馆参观。虽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一路上我感受到了他慈父般关怀。面对着那些精美绝伦的中外各式钟表,公爹一一介绍,解答疑问,他又成了我的科学“启蒙”老师。他最后说:1601年,意大利传教士利马窦进京,进贡万历皇帝二架自鸣钟,从此,中国传统的圭表、日晷、刻漏等计时方法改变了,开始正式接受西方的先进科技,钟表也开始在中国传播。新式钟表更新了国人的时间观念。在向科学进军的今天,我们作为老师,要鼓励学生爱科学,用科学,为祖国科技的进步多贡献。公爹的话催人奋进,回苏后,我立刻调整了原来的教学方案,引导学生用已掌握的科学知识自制教学用具,互帮互学,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受到了市里的表彰。

 

邹徳蓁:  我的感念 - 娃娃 - 怀旧频道

            1963年,与公、婆和丈夫同游无锡鼋头渚

 

又是十年过去了。“文革”开始,公爹在北京成了中国科学院的“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被打倒,婆母也挂上了“地主婆”的牌子,每天被迫清扫胡同厕所,身心受辱,身患癌症。196810月,婆母病危,我与丈夫同去北京见上最后一面,为她送终。一年后,孤独的公爹南归,来到我家养老。

 

     为了让老人安度晚年,丈夫经常与他聊天,去园林茶室坐坐,还陪他去上海和杭州访问老友。然而,不久丈夫被江苏师范学院派去南京编写教材,招呼公爹的担子只能由我来承担了。我每天除了安排老人的饮食、起居,还要准备一些与他交流的话题,不让老人感觉寂寞。

 

公爹博学多才,在学术界是出了名的。早就知道他喜爱昆曲,与昆曲名票俞平伯先生关系密切,因此,一天,我们爷俩的交流话题就是昆曲。公爹说,他在浙大时,周末喜欢约上几个朋友去戏院、茶社观赏昆曲、京剧,如全本的《长生殿》、《西厢记》。昆曲《长生殿》让他百看不厌,说剧中的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是死生不渝的人间真情。杨贵妃新舞《霓裳羽衣曲》压倒梅妃《惊鸿舞》,他还背诵了自己40年前的一首《月华》诗:

 

                        广寒宫里羽衣翔,争夺凡夫不可望。

                逐去闲云三舍外,今宵月府炫霓裳。

 

我告诉公爹:从小跟随外婆喜欢上了昆曲,对苏州的昆剧传习所早有所闻。公爹对传习所特别有兴趣,像个孩子似的追问我传字辈学生取名的情况。我说:从传字辈学生的艺名就可以清楚他的行当:草字头排行者,唱旦,如朱传茗、姚传芗、张传芳;王字旁排行者,唱生,如周传瑛、顾传琳、顾传玠;金字旁排行者,为外末净副,如郑传鉴、华传铨、包传铎、周传铮、倪传钺;三点水排行者,唱丑,如王传淞、华传浩等。公爹称赞传习所老师的高明。我还告诉公爹,在海关工作时,学过一出《春香闹学》戏。老人感到惊讶,立刻询问我学戏细节。那时,上海的昆曲仙霓社散班后,为了维持生计,不少传字辈演员只能在沪为曲友们“拍曲”、“踏戏”。海关当局为了丰富职员的业余生活,出资请来张传芳、郑传鉴和朱传茗等名家踏戏。我就“拜师”张传芳先生学演贴旦春香,同事王老先生跟郑传鉴先生学演老夫子陈最良。戏中小姐杜丽娘和丫鬟春香不满老夫子的迂腐,春香替杜丽娘闹学,捉弄老夫子。戏的开头,春香有一段“一江风”唱段:

 

小春香,一种在人奴上,

画阁里从娇养。

             侍娘行,弄粉调朱,贴翠拈花,惯向妆台傍。

             陪她理绣床,陪她理绣床。

             又随她烧夜香,

             小苗条吃的是夫人杖。

 

公爹听得入神,我又唱了几句“掉角儿”:

                          

我是个女娘行,

那里应文科判衙,

止不过识字儿书涂嫩鸦。

                       待映月耀蟾蜍眼花,

待囊萤把虫蚁儿活支煞。

 

   公爹称赞我唱得有味道,问我还会唱哪出戏。我很惭愧地说:“张传芳老师已将《游园惊梦》的戏折给了我,我却没有坚持学下去,而将兴趣转向打球了。”

 

“那真是可惜了!”公爹感叹道:“以前我只知道你读书好,教书好,没想到你还能演戏呢。那么,你既然已经入门,且有名师指点,为何不再深入,半途而废?”

 

我马上解释说:“年轻时,我兴趣较广,想学的东西很多,也学过不少,就是缺乏长心和毅力,又怕影响自己的主业工作。现在感觉真是遗憾。”

 

这时的公爹语重心长地说:“主业工作固然重要,兴趣爱好也不能不要。一专多能,博学多才不仅不会影响主业,有时还能触类旁通。兴趣是要培育的,还应温故知新。我们当老师的,要尽可能博采众长,成为学生的‘万宝全书’。”

 

 

公爹的话掷地有声,深深地触动了我。是啊,公爹一生从教,桃李满天下,发现、培养了不少世界级数学家。然而,他涉猎甚广,学一行,爱一行,专一行,是名副其实的“万宝全书”, 难怪好友吴有训先生称他的脑子是“图书馆”。他早年的兴趣爱好是搜集、研究中国古代数学和天文学。由于他的勤奋和持之以恒,成果斐然,最终还将这个业余爱好转变成为了主业工作,他也被公认为世界著名的科学史家。与他相比,我顿感惭愧,为自己轻易放弃钻研昆曲艺术而懊悔。

 

如今,耄耋之年的我,每天坚持记日记,关注电视新闻,了解国内外大事,经常收看CCTV十一频道的京昆戏曲,也时常回味些陈年往事,其乐无穷。每当想起五十多年公爹的谈话、三十多年公爹的教诲,我的感念之情油然而生。

 

 

 

                                                                                                                      儿媳

                                                                                                                            徳蓁

             草于 2009年中秋节

 

  评论这张
 
阅读(82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