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科学史界翱翔的“小鸟” 之二  

2008-10-15 18:38:45|  分类: 祖父钱宝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铎金声 教泽广被 桃李满天下

 

一九一二年九月至一九二五年七月,钱宝琮在苏州任教十三年,为苏州工专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苏州工专于一九一二年五月,在时任江苏省教育司长黄炎培先生的支持下,由前清官立中等工业学堂和苏省铁路学堂合并而成,分设土木、染色和机织三科。钱宝琮是第二任土木科主任。在他的影响下,同为首批浙江官费留学生的胡衡青和沈慕曾先后来校任教,也担任过土木科主任。俞乃文、曾世英、曾世荣、陆逸志、顾济之、彭清如、曹元宇等均为钱宝琮的学生。

一九一八年九月,苏州工专增加数学课程,钱宝琮自告奋勇兼授数学,从此以后,他“对于数学的教学兴趣渐渐浓厚起来,甚至于厌烦工程学科的教学” 。到一九二零年,每周二十小时的课程完全是数学了。一九二三年,校长“恐招生程度不齐,施教为难”,苏州工专开设了附属高中(苏州中学高中部的前身),钱宝琮出任高中部的教务主任,兼数学教员。

         钱宝琮 在天津南开大学的教授花名册

 

一九二五年八月,经好友姜立夫先生(1890 1978)介绍,钱宝琮北上天津,担任南开大学算学系教授,两年后,他又随竺可桢(藕舫)(1890 1974)、汤用彤一起去南京第四中山大学(后改为中央大学)任教。因厌倦中央大学内部的派系斗争,钱宝琮于一九二八年夏天主动辞职,后接受了浙江大学蒋梦龄校长、文理学院邵裴子院长的聘书,赴杭州参与筹建第三中山大学(浙江大学前身)文理学院,成为浙大数学系的创办人之一,还兼任首任系主任,为浙大数学系的创建和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而就在第二年,钱宝琮从浙大数学教育发展的大局考虑,主动向校长递交辞呈,建议浙大聘请陈建功先生来浙大接任数学系主任,开启数学系“让贤”之风尚。二零零三年,著名科学史家许良英先生在给笔者的书信中写道:钱宝琮“早年留学英国,学的是工程,回国后教数学。浙大一九二八年设立文理学院后,聘他为数学系主任。以后陈建功在日本获数学博士,你祖父把数学系主任让给他。几年后,陈建功又把系主任让给更年轻的苏步青。你祖父开的这个好头,令人钦佩。你祖父给我的印象是淡泊名利,朴实无华,体现了一个真正科学家本色。”

从上世纪二十年代起,钱宝琮积极参与中华学艺社、中国科学社、中国天文学会等重要团体的学术活动。一九二八年八月十一日,中央研究院召开第三次院务会议,议决各学科评议员候选人,钱宝琮与姜立夫、李俨、周达、俞大维成为数学组候选人。同年八月十九日,中国科学社理事会议决筹办数学研究所,钱宝琮与周达、秦汾、姜立夫、严济慈、高均、曹惠群推定为筹备委员。一九三六年七月,钱宝琮作为发起人之一,参加了中国数学会成立大会,并在会上宣讲了数学史论文《汪莱的方程式论研究》,当选为数学会评议会评议,《数学杂志》编委会编委。钱宝琮还担任了教育部数学名词审订委员会委员。一九四九年以后,《数学杂志》更名为《数学通报》,钱宝琮担任杂志特约编辑,当选中国自然科学史研究委员会委员。

钱宝琮在大学任教三十余年,成就斐然,培养出一大批中国当代数学家,著名的有陈省身、江泽涵、吴大任、申又枨、孙泽瀛、程民德、张素诚、谷超豪、董光昌等。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先生也以师长事之,对钱宝琮十分尊崇。一九二五年,钱宝琮一人住在天津南开大学宿舍,空闲时常去嘉兴同乡——老同学陈宝桢(廉青)先生1889 1967寓所聊天,见其长子省身读的数学课本有Hall and Knight的高等代数,便用家乡话说:“这先生是考究的”。他建议十五岁的陈省身“以同等学力资格,直接投考南大一年级。”陈省身(辛生)先生(19112004)采纳了这一重要建议。陈省身在《学算四十年》(原载《传记文学》第五卷第五期)中回忆说:“因为只上过四年中学,北洋只准我考预科,南开却许我考本科,等于跳了两班。这自然对我后来之进南开,有很大的关系。”钱宝琮对陈省身踏入南开大学的不经意指点,也许他自己不觉得怎样重要,可是对于中国数学和世界几何学的未来,却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入学后,陈省身先选了钱宝琮的初等微积分,不久因怕做化学实验,退选定性分析,又选了钱宝琮的初等力学。陈说自己“惟每跟数学有关”的课就没有困难,因此学得轻松、主动。晚年陈省身先生告诉笔者:“钱宝琮先生是有名的中国数学史家,专治中国算学史,在这方面是很有创见的。钱先生又是著名的数学教育家,我大学的启蒙老师。 “指导启蒙之恩,未敢或忘”
     
钱宝琮挚友和同事苏步青先生(1902 2003)在《钱宝琮科学史论文选集序》中说:“在教学活动中,宝琮先生十分注意调动学生学习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善于启发学生自己的思路,他讲起课来,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旁征博引,左右逢源。把比较枯燥抽象的数学内容,讲得非常透彻,而且生动活泼,饶有兴趣。这往往给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取得较好的效果。有时候,学生们觉得宝琮先生在课堂上有一种严厉感,因为他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对好的学生、好的学习方法、以至好的解题方法,必在课堂上予以表扬;而对学习敷衍,作业马虎,甚至文字不顺,写错别字等,也决不留情,予以纠正,甚而用尖锐的措词,当众进行批评。但学生们都能体会他的良苦用心。” 一九三六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生物系的吴静安先生,曾选修了钱宝琮的算学史课程,并整理了近十万字的听课笔记。他回忆说:“先生讲授自上古迄清末,举凡天文历算无不洞察,静安从而粗知太初历、大明历、大衍历、授时历治历过程与三统四分诸术,对考古推算授以门径。犹忆当讲授上古历算时,述及丙辰童谣:‘丙之辰,龙尾伏辰,均服振振,取虢之旗,鹑之贲贲,天策敦敦,火中威军,虢公其奔。’当时钱师问诸生,有能知否。当时静安在堂上背出,蒙琢如夫子嘉许,以理科学生能诵古文者颇不多也。” 一九四六年下半年,浙大总部从贵州复员回到杭州,学生谷超豪见到了钱宝琮老师。第二年,谷超豪先生选修了钱宝琮的中国数学史课程。因为从小学到大学,所学的数学都是西方的,他对中国古代数学史知之甚少,完全不清楚中国古代数学家在数学方面的贡献,钱宝琮的讲课使他知道了中国古代数学方面的伟大成就,受益匪浅。谷先生毕业后一度成为钱教授的助教,帮助批改学生作业和答疑。在一篇题为《回忆钱宝琮老师》短文中,谷先生写道:“钱先生对于我怎样做教学工作有很多指导,他对我说:‘学生来问问题时,千万不要说这个问题很容易,免得使得学生对自己失去信心。’我一直记得钱先生这一番话,五十几年来一直照做。从这样一句简单明了的话中,我深深感到钱先生不愧是经验丰富,重视开发学生智力的名师。”浙江大学电机系赵智大教授回忆当年钱宝琮讲授微积分学课程情景时,仍记忆犹新:“钱老师讲授的数学课有两大特点:一是显示了深厚的工程知识底蕴,从提出问题、例题选择、解题思路,直到引出结论并作分析,大多紧扣工程实际问题,因而使学生易学易懂,物理概念清晰,印象深刻,学习兴趣大增;二是他在讲解中选词用句引经据典。说起国内外数学史中的佳话佚事,如数家珍,展示了深厚的国学、文化底蕴,学生们从他那里获得的不只是种种具体的数学知识,而且在入学伊始,就体验到什么是大师级名教授的风范。”

一九四三年九月十四日,浙江大学选定中秋之夜,举办宴席,竺可桢校长和苏步青、陈建功、程石泉、朱希亮、翁寿南、王琎、蒋硕民、王福春、孙祁、吴耕民等三十多位教授、职员一同庆贺钱宝琮在浙大任教十五周年。苏步青、王琎两位诗友各填《水调歌头》词一首,祝贺琢如老友。

苏步青词云:

 

  白露下湄水,早雁入秋澄。桂香鲈美时节,天放玉轮冰。求是园中桃李,烟雨楼头归梦,一十五年仍。何物伴公久,布履读书灯。

  西来客,吟秀句,打包僧。文章溯古周汉,逸到诗朋。好在承欢堂上,犹是莱衣献彩,瑞气自蒸蒸。回毂秀州日,湖畔熟莼菱

 

               苏步青《水调歌头》词手迹                                                    

钱宝琮十分关心在校学生们的学习与生活。他与学生接触时,不摆架子,平易近人,有说有笑,谈古论今,妙趣横生,使学生对他怀有浓郁的亲切感。由于师生关系十分融洽,一九一八年,苏州工专第二届土木高级班学生毕业,钱宝琮主动将自己在英国使用过的方顶学士帽借给曾世英、曾世荣等毕业生拍摄标准照,然后学生们又将各自的照片拼接成一张集体照,留作纪念。一九三八年浙江大学西迁到达广西宜山。宜山昔称“蛮烟瘴雨”之乡,多种疾病时常袭击浙大师生,学生恽鸿昆不幸染疟不治。钱宝琮甚感悲痛,作《悼恽生鸿昆》诗一首,深表哀悼:“名门文采自清淳,太学声华早轶伦。读破篇章同苦战,乞来薪火未愁贫。流离何至肝肠裂,存没无闻骨肉亲。黉舍三迁投岭徼,水滨吊尔一新。”一九三九年,学生张素诚、方淑姝、周茂清和楼仁泰在广西宜山毕业,钱宝琮欣然赋诗《欢送数学系毕业同学,以四生姓氏为韵》,还亲笔书写分送四生,以示祝贺:“象数由来非绝学,群才挺秀我军张;天涯负笈传薪火,适意规圆与矩方;学舍三迁乡国异,师门四度日星周;竿头直上从兹始,稳卧元龙百尺楼。”一九四五年,浙大师生生活维艰,能以白饭果腹,已属万幸。浙大物理系女生粱仙翠写下了诗句:“校中膳食艰难,啖白饭有味。”钱宝琮闻之,即赋诗赞扬,并从中发挥为学之道,把做学问的门径指点给学生。诗曰:“譬如读经传,须达圣贤意。倘从注疏入,茫茫迷大义。穷理须即物,物格知可致。学问大无边,毋为人见蔽。借问说者谁?学生粱仙翠。闻之忽起予,作诗乃余事。”宁波大学的乐嗣康先生函告笔者:“听钱先生的课,大家认为除了获得不可多得的知识外,简直是一种无可比喻的享受,使我们常常觉得2小时时间太短,实在不过瘾!课后,钱先生还不离开我们,坐在大家中间,有说有笑,亲切交谈。他的话题包括了大量别处无法听到、看到的生动内容。”

凡是钱宝琮教过的学生都非常尊敬他。学生们拜见钱宝琮时,一再感谢老师的严格训练,使他们一进校就培养了优良学风,打下了坚实基础,对后来的工作帮助极大。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八日,钱宝琮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虽然正值“文革”,消息很闭塞,且批林批孔运动已全面展开,政治形势极端恶劣,但是送花圈的或赶去八宝山祭奠的学生、弟子还是超过了五十人。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