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李迪先生  

2007-12-07 14:12:44|  分类: 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永红

李迪先生

 

 

李迪先生与我家是世交。他与我的祖父钱宝琮(18921974)先生虽不是师生关系,却有着浓厚的师生情谊。他们两人分别在20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当选为国际科学史研究院通讯院士,均作为著作等身的科学史家而闻名世界;他们木铎金声,桃李满天下。当先生得知我在整理编辑《一代学人钱宝琮》一书时,非常高兴。从他电话、书信和纪念论文中,我感受到他对祖父等老一辈科学家的尊敬,对科学史研究的执着和对我编书的热情支持。记得去年515日,我在上海参加珠算史会议时,曾与内蒙古师大的罗见今教授说好,我将去呼和浩特市拜见先生,当面祝贺他80寿辰,感谢他多年来对我的鼓励与帮助。由于本职工作的繁忙,编辑任务的紧迫,我还没有来得及实现自己的愿望,20061030,却传来了先生去世的噩耗。这让我感到万分的悲痛。我随即代表我家人给罗教授发去了唁电,并通过罗教授转达对先生家属的慰问。在随后的几个月内,脑海里不时会出现先生的形象,经常会回忆起我们两家人的交往。每一次拜读先生20035月给我的亲笔书信,那股感激之情就会涌上心头。现谨录如下:

钱永红先生:

   你好!我和你祖父、父亲都熟悉。我从1954年开始学习数学史,拜读了李俨先生的《中国算学史》和你祖父的《中国算学史》上册。他是我的前辈。大约是在1956年,你祖父到北京工作,以后建立直接联系,向他请教,到过在北京的住宅,好像是在一所平房大院,更多见面是在自然科学史研究室(现在研究所的前身)。直到1966年冬天,我还在那里和他见面,当时只有他一人在研究室,当然不能搞研究。以后,“文革”越闹越凶,断了联系。几年之后,听说回老家到苏州你父亲处休养。19741月,在北京的一位朋友传来噩耗,说钱先生已不幸仙逝,当时很感悲痛。正好有一位邻居去北京,我便请他带去1封唁函,以表达我对钱先生的哀思。这唁函肯是交到研究室。过后不久,我收到了你父亲等发来的感谢信。

   我有几封向你祖父请教的信,他回过几封,现在都[]不清了。因为这是几十年前的事,所有信件也都早已不在。和你父亲也有信件往来,还在一起开过学术会议。

  我手头好像有2张你祖父的大照,1张是那天在电话中我说的,已找到,现送上;还有1张是你祖父和祖母的合影,目前未找到。可能都是你父亲赠送的。现将找到的1张寄你,请收。另1张找到再寄。

   你祖父确实在北师大数学系讲过“中国数学史”课,此点你一定知道。你可以直接和该系联系,但老人大多不在,你在电话中提到姓钟的叫钟善基尚健在,现约80大寿。我也可以想办法联系,寻找线索。

   在你的目录中有一项《钱宝琮年谱》,不知进展怎样?我多少知道一些有关事项,估计你早已收入其中。如果你愿意的话,是否可以在适当时候寄来初稿,略加补充?

   这件事,我不是给你回信了事,而是还要注意寻找有关资料。望以后多联系。

  顺颂

大安

                                           李迪 

2003.4.5.

 你和陈先生(注:陈省身先生)的合影很有意思,我将珍藏。谢谢。

 

先生在信中提及的那些鲜为人知的事,相当感人,激发着我收寻相关资料的兴趣。

 李迪先生曾指出:“钱先生生前既是我的老师,又是科学史领域的同事。”上世纪60年代,先生常将自己准备发表的论文初稿请祖父审阅(如《十进小数发展简史》)。祖父主编的《中国数学史》一书出版后,先生在《科学通报》杂志上发表《简评〈中国数学史〉》的长篇书评,评价该书“虽然尚存在一些缺点,但瑕不掩玉,优点还是主要的。在目前不失为一部较好的著作” “文革”前夕,祖父给李培业先生的一封回信中,谈到《中国数学史》时说:“李迪同志的评论有些褒赞太过,实在不敢承当。我们欢迎您阅过之后,多提批评意见。让我们共同努力,争取在修改《中国数学史》时,有所提高。”虽然他们俩在学术研究上也有争论(如圆周率 为谁所首创),但观点的不同丝毫没有影响师生之间的感情。

19666月,“文革”开始,8月,祖父被打成“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一夜之间成了“敌我矛盾”,革命群众批斗的对象,完全剥夺了工作的权利。年逾古稀的祖父每天一早七点半之前必须在研究室做重体力劳动,然后“被最大限度地孤立起来”,不能与同事们一起参加学习讨论,只能在指定的房间内,接受一遍又一遍的“审查”;写自我批判、交代材料。这一切令祖父“思想上非常烦闷”。那年冬天,李迪先生不顾当时恶劣的政治形势,冒着极可能有损于自己政治前途的危险,专门去研究室看望他尊敬的老师。当先生出现在祖父面前时,已失去自由的老人家喜出望外,非常感动,心中顿时感到了莫大的安慰。1973年元旦,先生从严敦杰、杜石然、沈康身等的通信中得知祖父于714月因中风卧床不起,立刻写信给家父钱克仁,询问祖父的健康状况,送上他的新年问候。信中还写道:“在严敦杰同志的来信中说令尊还在继续研究墨经中的科学问题,关心科学史工作。这种精神是值得学习的。”1974 1月,祖父不幸去世,先生深感悲痛。因不能亲自赴京参加追悼会,他便托人送去了亲笔唁函,称:“钱宝琮先生是我国科学史界的前辈,几十年来在数学史、天文学史和力学史等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做出了贡献。”

应我的请求,先生撰写了《钱宝琮先生与中国数学会》一文,详细介绍了中国数学会的成立与发展史,以及钱宝琮先生作为中国数学会的参与发起者,对于数学会的发展做的重要贡献,特别是对于学会刊物《数学杂志》和后来的《数学通报》的编辑出版做出的贡献。文章的最后,先生这样写道:“1954年之后,笔者多受钱先生教诲,至今已受益50余年,终身难忘” 。他还让他的爱婿郭世荣教授发来邮件,再次强调:“钱老是中国科学史的开创者之一,我们应该好好宣传他老人家的贡献,以激励后人。”

我原打算去内蒙时,带上自己花了3年多时间编辑整理的5万多字《钱宝琮年谱》,当面请先生仔细审阅、补充修改。先生的突然病逝留下了我终生的遗憾。为此,特写上述文字,寄托我们家人对李迪先生无限的哀思。我们由衷地感谢他,深切地怀念他。

 

 

 

 

                                             2007年3月18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