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钱宝琮诗词  

2007-12-14 16:23:53|  分类: 祖父钱宝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祖父钱宝琮先生(1892 1974 浙江嘉兴人。中国著名数学史家、数学教育家、诗人。1911年毕业于英国伯明翰大学,获工程学学士学位。回国后,在南洋公学、苏州工专执教。1925年起,先后在南开大学、第四中山大学(东南大学前身)任教。1928年,出任浙江大学第一任数学系系主任。1956年奉调北京,任中国科学院中国自然科学史研究室一级研究员、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委员会委员。1958年任新创刊的《科学史集刊》主编。196610月,当选为国际科学史研究院通信院士。自编《骈枝集》一卷,凡百余首,1992年《钱宝琮诗词》行世。本人将另文介绍钱先生的《骈枝集》及他与好友苏步青先生一起创办的湄江吟社。今天,为纪念抗战胜利,“勿忘国耻,振兴中华”,现摘录钱先生抗战时期的诗词,以飨同好。

 

          《遵义劳军》

 

三十三年孟冬,日寇自粤西侵黔,征调大军防堵,过遵义而南者,为第九、第十三军等五六万人。浙大学生自治会发起劳军运动,费兼旬之力,集百万巨款以振奋军心,诚盛举也。

 

东夷肆侵夺,中国有征诛。

移师三十万,重寒赴战区。

黔疆寇已深,赤子幸来苏。

戎行自劳苦,蜀道尤崎岖。

行李同困乏,愧无供车徙。

我有纸与笔,为尔寄家书。

我有针与线,为尔补衣襦。

他事唯所命,屏挡应急需。

新排白话剧,今夕上氍毹。

相逢不我弃,共谋清夜娱。

明朝杀敌去,客气何为乎!

 

奉命复侵地,火急理征鞍。

黔患不足靖,计当克南丹。

不辞赴汤火,宁畏行路难。

所憾今春暮,故垒失梁韩。

战守实无状,流言道里寒。

男儿誓许国,戎衣忍反穿。

时论或未惬,宜逢白眼看。

不图夜郎国,乃见劳军团。

敌忾何热烈,心铭涕汍澜。

今夕宿贵筑,明日抵且阑。

独山好消息,凭君试目观。

 

军为常胜军,士皆百战士。

 南口台儿庄,丰功在青史。

 将军百胜余,偶挫亦常耳。

 豫民实不力,知非战之罪。

 善败得全师,纪纲振未坠。

 相忍为国谋,献功先明耻。

 浩浩扬天风,胡马应披靡。

 岭徼烟雾中,旌旗恣所止。

 文章复何用,国忧良未已。

 请缨亦有心,当下投笔起。

 戮力执干戈,将勿笑庸猥。

 

时维孟冬,气肃霜晨。

戎车既发,接軫回轮。

忽瞻先路,学子莘莘。

交歌悲壮,爆竹惊尘。

飞旆当道,乞驻逡巡。

微物投赠,遍及士兵。

高呼胜利,握手挥巾。

官长感激,致辞朴诚。

军人天职,保国卫民。

及时振奋,屈蠖宜伸。

莫忘此日,东道殷勤。

中华万岁,浙大千春!

 

 

19458月,当日本无条件投降喜讯传来,钱宝琮先生抑止不住内心的喜悦心情,立即写下了《念奴娇·日本于八月十日向同盟国乞降感赋》一词及《凯歌四章》:

 

 

《念奴娇·日本于八月十日向同盟国乞降感赋》

 

东夷黩武,肆侵陵、豕突狼奔初歇。海外忽传风色换,万里波涛哀咽。广岛车辎,长崎墙橹,武库星罗列。二弹丸下,一时都付陈迹。    只见群丑游魂,一夫残喘,委伏求存恤。貔虎移军收失地,火速中原传檄。同气同仇,我疆我理,共奋中兴业。马关遗恨,者番当可清涤

 

 

          《凯歌四章》

 

          隔海悬旌万里遥,欃槍妖气一时销

          归人已作安巢计,残寇何妨折简招。

 

         风景依稀故国秋,二陵奏告解千忧。

         扶桑白日沉光彩,终见降幡出石头。

 

        万方报捷喜连踪,大汉军威振桂邕。

        却让鲜卑攻不意,单于系颈在黄龙。

 

         倚天剑斩长鲸死,拓土何烦守四夷。

         寸地尺天原我有,台湾重睹汉宫仪。

 

 

193711月,日军侵占嘉兴,家被烧毁,钱宝琮二十多年收藏的二百五十多种古代算学书籍全被烧尽。1946年,他在回忆时写了这样的诗句:

 

《二十六年十一月,倭寇嘉兴,家庐被灾,手集算学书二百五十余种尽毁,怆恻之情,未尝去怀,追作此篇》

丈夫不得志,但有书作伴。

虽非群玉府,涉猎见璀璨。

丁丑倭寇深,四海蒙国难。

兵氛满家乡,流亡空里闬。

吾庐乃焚如,烈焰何人煽。

最怜环堵书,弃置任凌乱。

网罗垂廿年,缥缃毁一旦。

善初鲜有终,多聚不如散。

去国日悠悠,回望再三叹。

余年二十七,始读《畴人传》。

象数学专门,不绝仅如线。

千古几传人,光芒星斗灿。

每获算氏书,什袭森爱玩。

册府宝元龟,残帙备明算。

集成历法典,史志赖贯穿。

编目若水斋,辑遣海山馆。

珍本或丛残,故纸多断烂。

同具汲古功,奚为分畔岸?

九数培本原,四元畅条段。

钻研意颇严,创述迹重按。

尚论昔贤踪,文献得殊观。

自谓坎井乐,一壑希久擅。

所撼闻见窄,未能破万卷。

搜奇日有益,积薪更何惮。

不图天厌之,藏舟遁夜半。

群籍古无存,一辞谅难赞。

久客坐蹉跎,东归增愤惋。

饮啄愧残生,杜陵有明断。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