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钱永红博客 怀旧频道

Reminiscence Channel

 
 
 

日志

 
 
关于我

本人:钱永红。自2001年编辑家父钱克仁米寿纪念册以来,开始感兴趣钩沉家族和友人的历史往事、近代文人、科学家的辉煌轨迹及我们社会发展的是是非非。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父亲的烟缘  

2007-12-12 13:09:16|  分类: 父亲钱克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贤

 

读了克刚叔叔的文章,使我想起父亲一生确实与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我记事起,就知道父亲爱吸。只见他不论在备课,还是在看报,总是先点燃一支,然后便聚精会神地工作。每当他夜间伏案疾书时,更是一支接着一支。第二天早晨清洗缸时,只要数数头有多少,就知道父亲熬夜有多深。父亲每次“方便”,更是浓袅袅,以其独特的方式驱散拥挤小屋内的异味。记得小时候我和弟妹们常缠着父亲问些海阔天空的“为什么”,父亲边抽边解答。我们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也在被动吸。我喜欢闻父亲身上的味,喜欢把他那被熏得发黄的手指和自己的小手比较。甚至幼稚地把父亲的吸和打鼾看作是男子汉的两大特征。

1959年我上小学二年级时,正是“大跃进”的狂热阶段,为了亩产“万斤粮”,学校号召积肥支农。规定每个同学上交七斤香头,用作肥料。到哪里去捡那么多的头呢?同学们都觉得任务比较重,很难完成。一向要强的我却不甘心落后。眼看规定的期限快到了,怎么办?幸亏吸的父亲帮了我的大忙。他不仅把自己吸剩的头都为我留好,而且还发动系里的同事为我收集,每逢数学系开会,父亲便可给我带回一大包头。终于在父亲的鼎力相助下,我按时圆满完成任务,受到了班主任的表扬。后来父亲继续又收集了五斤头,可是时过境迁,学校已经不需要了。想想收集时的一番艰辛,父亲没舍得把头扔掉,而是用旧报纸包好放在家中。没想到第二年起国家遇到了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市场物资供不应求,香也不例外。父亲不得不把那包头装入斗,以解燃眉之急。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草紧缺的问题,父亲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院子里种起了草,我们也帮着浇水施肥。几个月后便大有收获,父亲他自炒、自制、自品尝,别有一番风味。

父亲第一次戒是在1965年手术后。当时他已患胆囊炎、胆石症一年多,可是下不了决心开刀。622,父亲带学生在苏州虎丘某校实习时,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被送到苏州一院,急诊手术。由父亲中学时代的好友黄炳然教授主刀。他不仅为父亲切除了阑尾,而且切除了即将破裂的胆囊。手术采用全身麻醉,持续了八个小时。听母亲说,手术后粘稠的痰液,差一点引起父亲窒息。医生说这是长期吸所致,并劝他戒。病中的父亲只得遵守医嘱,不久便痊愈出院。一个月后黄伯伯来家看他,他忍不住提出恢复吸的请求。看在老同学的面子的上,黄伯伯竟同意了。记得当时父亲高兴极了,大声向全家宣布“医生批准我抽啦!”第一次戒就这样半途而废了。好像以后还有过几次尝试,或是以糖代、或是以花生代等等,均以失败告终。

父亲爱,其实也不过每天一包。自然灾害过后也没有什么好,市面上能买到的可能要数牡丹牌,每包五毛钱(相当于三斤半米钱,或半斤腿肉钱)。他一般抽三、四毛的飞马牌或大前门。文革初期,苏州发生武斗,社会秩序很乱。父母怕我们在城里不安全,便给了我十元钱,让我带弟弟到上海亲戚家去。后来我们在郊外找到了同学,而没去上海。过了些日子,我想家了。记得是89我买到一条牡丹和云片糕,准备第二天回家看看。谁知810葑门孵坊一场大火,阻断了进城的唯一通道。直到11月份才见到朝思暮想的父母和弟妹。父亲终究没能享受到我省吃俭用为他买的当时很时髦的牡丹

以上都是些几十年前的旧话。现在时代不同了,人民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近几年来,父亲的抽屉里放着整条的“红塔山”、“红双喜”。逢年过节还能抽上弟弟送去的“中华牌”。弟弟们出国办事,总不会忘记为父亲带些上好的板丝和雪茄,让他过把洋瘾。

父亲真正下决心戒是在20001123,也就是查出有肺部肿块的当天。父亲住院后,当医生问及个人史时,我才知道父亲是从1934年开始吸的,已有66年的龄了。胸外科医生为父亲切除了右上肺,病理报告为中分化鳞癌伴小细胞癌。据说恶性程度低的鳞癌与吸有关,而恶性程度高的小细胞癌则与吸无关。

不到半年,父亲走了。他是穿着中山装、披着风衣、别着苏大校徽走的。左手戴着他常看的手表,右手拿着他常用的拐杖。口袋里没有放,因为他已经彻底戒了。但愿他去的是无世界。

 

                                                                                                                           2001-10-28

(此文已刊载于2002127《苏州日报》A4版,并收入《名师严父--纪念钱克仁米寿》2002年)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